快捷搜索:
【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樱花祭 三 皇柝阵亡 幻
分类:诗词歌赋

第75节:婆婆的身影

当离镜130岁的时候,我再次去了雪雾森林,在雪雾森林的出口的地方,我看到了长大成人就要离开雪雾森林的离镜,她高高地站在独角兽上,大雪在她的身后缓慢地飘落下来,我望着她,一瞬间仿佛时光倒流,我看到在凡世的长街尽头我第一次看到的梨落,美丽得如同最灿烂的樱花。我走过去,离镜轻轻地从独角兽上下来,她跪在我的面前,双手交叉,然后抬起头望着我,虽然她一句话也不能说,可是我却似乎清楚地听到空气里她的声音,就如同几百年前梨落对我说话一样,她说,王,我来接您回家……我走过去,抱着离镜,然后像个小孩子一样哭了,我对她说,梨落,我好想你。离镜成为了我的正室,刃雪城的皇后。在我们的婚礼那天,整个刃雪城沉浸在一片喜悦的气氛中,看了太多的杀戮,看了太多的生离死别,面对突然而来的幸福我竟然感到措手不及。我望着窗外的苍穹,不知道这一切会不会又是命运与我开的一个玩笑。只是,即使这是幻觉,我也心甘情愿地沉沦进去了。我祈祷了几百年的幸福时光在我的面前渐渐显现,我觉得心里像要哭泣般的幸福。可是让我辛酸的是,同剪瞳一样,离镜的眼角眉间同样有着忧伤,也许是几百年的等待太过于漫长,所有人都等得几乎绝望吧。离镜和剪瞳陪在我的身边,因为剪瞳本来就是深海宫的人,所以灵力超卓,她总帮我处理刃雪城里的事情,每件事情都让我觉得很满意。我总是看见她劳累的身影,看见她不断地阅读那些巫师占星师呈献上来的梦境,她总是将帝国里面发生的事情及时地告诉我,然后我再告诉她怎么做。有几次我都看见剪瞳疲倦地趴在我的宫殿里睡着了,我看着她的疲惫总是很心疼。然后我总是将她轻轻地抱回寝宫。然后看着她熟睡得如同孩子的面容。我曾经告诉过她,不用太伤神,可是她笑了,笑容灿烂如同岚裳阳光般的笑容。她说,王,我不累。能够帮到你,我已经觉得很幸福了。而离镜一直给我温柔的呵护。每次我从大殿回到寝宫的时候,我总是可以看见离镜在门口掌灯等我,那盏红色的宫灯被她提在手里,我看到她的头发飞在风里面,她的面容温柔而安静,我似乎听到她的声音,她在说,王,请跟我回家……每天晚上看见离镜为我掌灯我就会觉得温暖,甚至在大殿里累得憔悴的时候,我只要想到离镜还在门口的风里掌灯等我归家,我就觉得格外温暖。那盏微弱的光明,总是在黑夜中让我知道方向,让我知道,有人等着我的归去。我告诉离镜不要每天在风里等我,那样会让我很心疼,可是离镜每次都微笑着摇摇头,然后将头埋在我的胸膛上,我闻到她头发上的香味。我似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幸福,可是真的没有遗憾了吗?我对着苍穹,忘记了语言。在我内心深处,最最牵挂的人,却还是没有出现在我的生命里,离镜和剪瞳都知道,我一直在等待我弟弟的消息,可是,他却像是消失了,一直没有音训。难道是渊祭和我开的又一场玩笑吗?每次我仰望天空的时候,樱空释的面容总是会浮现在空空荡荡的天宇上,当有霰雪鸟悲鸣着飞过的时候,我总是会听到释的声音,我听到他在对我说,哥,你过得好吗?你幸福吗?我很想你……在一天晚上,我突然从梦里挣扎着醒过来,然后突然泪流满面,最后抱着离镜失声痛哭,因为我突然意识到,也许我永远也不能见到我弟弟了。我突然想起渊祭的话:用它复活的人会转世成为前世最向成为的人。我想到,如果释还是想成为我的弟弟,那么我就永远见不到他了。因为我的父皇母后已经去了幻雪神山,在那个地方,是不允许有后代出生的。那天晚上,我一直坐在黑暗里,关于释的一切都重新从心里深处涌动起来,被来已经被埋葬得很深了,可是伤口突然撕裂,血液又重新喷涌出来。离镜一直站在我的旁边没有说话,她的头发温柔地散落下来落在我的肩膀上,我抱着她的腰,我说,离镜,我好想念释。可是在之后的一个月,我再也没有大段大段的时间来想念释了,不能像重前一样站在离岸旁边望着那块炼泅石一望就是一天。因为,火族越过冰海,他们的火焰已经烧在了冰族的大地上。在很短的时间中,似乎一切突然回到了几百年前的圣战的时候,漫天呼啸的尖锐冰凌和铺满整个大地的火种,我依然是坐在刃雪城的大殿里面,可是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裹在千年雪狐雍容的皮毛中的那个小孩子了,而我,已经成为了主宰刃雪城的人,我像当年的父皇一样,高高地站在大殿的上面,穿着凰琊幻术袍,面容如同幻雪神山上最坚固的冰。可是我依然听到前方传来的将士不断阵亡的消息,我甚至可以想象出在战场上火光冲天的样子,无数的巫师在火焰中融化消散的样子,就像当初看到死在我面前的护送我出城的父亲的近护卫,克托,看到被三棘剑钉在高高的山崖上的芨筌。在占星师不断送回来的战况的梦境中,我知道了为什么火族会这么强大,因为他们的王子太强大,在那些梦境里面,我可以看到他轻松地屈伸着右手手指,然后冰族的优秀的巫师就死在他的面前,如同当初我和月神他们一起进攻渊祭时实力的悬殊。传回梦境的占星师们告诉我,那个火族的王子叫罹天烬。我在梦境里看到他的面容,火红色的短头发如同跳跃的火焰,邪气可是英俊的脸,双手的红色剑和眼神中诡异的光芒。在有一个梦境中,我看到罹天烬轻易地用一招就杀死了我的一个巫师,我悚然动容,因为即使是我,我也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用那么简单的招式杀死那个巫师,因为那个巫师在刃雪城里已经是很顶尖的人了。刃雪城里的巫师逐渐减少,最后我决定亲自去战场上,有些大臣反对,有些大臣支持,可是我已经下定决心了。当我穿上战袍准备离开的时候,离镜和剪瞳站在我的背后,我看到她们已经脱去了臃肿飘逸的宫服而换上了幻术长袍。我什么都没有说,因为我知道,无论我走到什么地方,她们都会跟着我一起的。当我走到刃雪城黑色高大的城门前的时候,我发现早就有几个人在那等我了。我看到月神,皇柝,潮涯,和蝶澈。我看到他们的笑容,她们跪在我的面前,叫我,王。蝶澈告诉我,她在凡世已经知道了冰族的事情,因为这场圣战声势浩大,早就已经超过了我的父皇那一辈的战争,因为火族有了个灵力似乎天造的王子罹天烬。当我们来到战场上的时候,无数的火光映照到我们脸上,当时我们站在一个很高的山崖边缘,下面就是火族和冰族的人在彼此厮杀,我看到白色的幻术袍不断消散在红色火焰中,一点一点如同雾气散尽。然后潮涯和蝶澈同时坐下来,她们的琴弦幻化在空中,潮涯的白色琴弦,蝶澈的绿色琴弦,无数的蝴蝶从琴弦上纷涌而出然后如同闪电一样急促地冲向下面的火族精灵。然后我看到那些火族的红色精灵不断被蝴蝶笼罩然后被蝴蝶穿越进身体里,最后那些蝴蝶从他们的身体中穿刺出来,我看到他们红色的身体支离破碎。整个天空上都飘荡着潮涯和蝶澈的乐律精魂,我看到苍穹上的流云飞速地变动。蝶澈和潮涯都用上了最厉害的巫乐暗杀术。因为蝶澈告诉我,下面有灵力笼罩在每一个火族精灵的周围,那些灵力,全部来自罹天烬。然后下面的冰族的巫师中有人回过头看到了我,于是他指着我高叫,看啊,我们的王。所有的人都振奋了,无数的白袍展动如同飞翔的霰雪鸟,那些火焰渐渐消散。我回过头看到潮涯和蝶澈的笑容,她们的确是幻雪帝国最好的巫乐师。可是,我马上看到了潮涯和蝶澈脸上的笑容突然死掉一样僵硬。我问她们为什么,她们没有回答我,可是我已经知道了答案,因为我回过头去,看到了潮涯和蝶澈的蝴蝶全部被火焰包围了,每只蝴蝶都支离破碎,然后坠落下来。我看到远处山崖上有个红头发的人站立在最尖锐险峻的那块岩石上,他脸上的表情轻蔑而诡异,他的右手高高地举起来,我看到他扣起的食指。我知道,罹天烬出现了。潮涯和蝶澈突然同时对我说,王,您先回到我们驻扎的地方,这里让我们来守,您先回去。我没有同意,可是所有的人都坚持,皇柝走到我面前跪下来说,王,请你一定坚强地活下去,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有人等着与你重逢,你的身上,有他们全部的记忆。我突然觉得恍惚起来,这句话曾经被我无数遍的听到过,我身上残留的也只剩下樱空释的记忆而已了,可是,我还能见到我的弟弟吗?

我回到了大军驻扎的地方没,然后夜色突然浓重地降下来,我坐在一块岩石上,望着天空杂乱的星象,空空地发呆。周围有剑士苍凉而雄浑的歌声激荡在凛冽的风中,我突然向起了辽溅,曾经也听他唱过这样悲怆的歌曲,声音撕裂而又嘹亮。我望着天上黑色的云朵,不知道上面有没有辽溅的亡灵。我看到周围剑士们疲惫的脸,看到散落一地的冰剑和盾牌以及占星手杖。然后有人回来,满身血迹,他的手上托着一个梦境,他被人抬到我的面前,他将那个梦境交给我,然后手无力地垂下去。我低着头,轻声说,把他安葬了吧。潮涯和蝶澈都死在了罹天烬的手下,那个梦境是她们最后共同用灵力凝聚起来的。在梦境里面,潮涯和蝶澈记录了罹天烬的每个招幻术,我知道她们是想让对罹天烬多些了解。可是在梦境里面,罹天烬的幻术可以用完美来形容,除了渊祭,我从来没有见过谁的幻术有那么精纯和华美,大气如同翱翔在天的凤凰。在梦境的最后,是几个破碎的画面,蝶澈和潮涯倒在地面上,罹天烬站在她们面前,当我看到他用脚踩在潮涯的脸上的时候,我的眼眶像要裂开一样疼,我的手指因为太用力而陷进了手掌的肌肤,血液沿着我的手指一点一滴地流下来。然后他动了动右手,潮涯和蝶澈的尸体转瞬成为了灰烬,魄散在凛冽的风中。我的眼泪流下来,迅速地结成了冰。整支军队被我们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由月神和皇柝带领,而另外一部分,则由我和离镜剪瞳带领。当分手的时候,皇柝和月神告诉我,王,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可是分开后地第三天,我就接到梦境,皇柝阵亡。那个梦境是月神给我的,月神告诉我,皇柝是为了保护她而死的,他们也是遇到了罹天烬而全军覆没,当月神和皇柝围攻罹天烬的时候,皇柝被他的幻术火焰带上了高高的苍穹,那些火焰托着皇柝飞到了很高,然后就突然消失了。月神说,其实皇柝本不会死的,只是因为在打斗的时候,皇柝把所以的防护结界都给了月神,而自己,完全没有防护能力。在梦境中,我看到月神泪流满面的脸,我从来没有看过月神为谁动过感情。可是她这样的表情,让我觉得好难过。梦魇·皇柝·月潋月神,我知道自己就要离开了,因为我已经感到了灵力在我身体里如水一样流失。只是,我好担心你,因为你一直都是个没有得到幸福的孩子。请原谅我称呼你为孩子吧,因为我比你大很多。在我的眼里,你是个最让人怜惜的人,尽管的外表很冷漠,可是我知道你内心的温柔。我知道你之所以会学习暗杀术是因为你在很早的时候就被杀死的姐姐,你很爱她。所以你希望以后可以保护自己喜欢的人。我也一样。所以我将我所有的防护都给了你。因为我喜欢你。你知道我为什么知道你姐姐的事情吗?因为在很早以前,巫医族和你们家族有很深的渊源,甚至我和你死去的姐姐是有婚约的,可是你的姐姐死了,我不能带给她下半生的幸福。在我已经成人的时候,你和你姐姐都还是小孩子,我看着你们觉得很快乐,因为你们的笑容是那么单纯而明亮,如同刃雪城里最明亮灿烂的樱花。可是我并不是因为你姐姐才喜欢上你的,因为你是月神,你就是你,所以我才喜欢你。没有谁替代谁,你就是天下独一无二的月神。可是我一直不敢告诉你,我喜欢你,因为我觉得自己不够好,因为我觉得自己已经苍老了,我比你大了接近两百岁,我想你应该找到一个年轻的男子,然后他可以给你幸福,可以让你不需要再用自己冰冷的外表来对抗世间的险恶。我想到那个时候,你就可以自由地笑了,像你小时候一样的笑容,单纯而又明亮,如同最快乐的风最温柔的云。你知道吗?在幻雪神山里的那一段时光其实是我最想念的日子,我总是看到你笑看到你严肃看到你思考时的样子,我总是在不断地怀疑你因为我内心恐惧你真的是幻雪神山里面的人,可是你不是,你是我最心疼的月神。以后的路你一定要坚强地走下去,我不能再照顾你了。我在你身上种下了一个防护结界,以后你有危险的时候,它会自己打开保护你,这是我惟一能够为你做的事情。月神,原谅我吧,以后不可以保护你了,尽管我想一直呆在你的身边,安静地看着你生活,没有难过和忧伤,那么我就很快乐了。曾经我听人说过,云朵之上会有亡灵的居住,我想我也会到上面。只是不知道,我能不能在天上看到你,如果可以,我想我就不会惧怕死亡了。因为我还是可以观望你的幸福。月神,不要再这样封闭地生活了,你身上的冷漠对你是一层最严重的枷锁,我想你逃脱,我要你逃脱。月神,请你坚强地活下去,带着我的生命一起活下去,我的生命延续在你的身上,所以你不可以不快乐。月神,我要离开了,很难过,很难过,因为我要离开你。我喜欢你,因为你是独一无二的月神,因为你就是你,所以我喜欢你……我无法估计罹天烬的幻术极限,因为他的幻术灵力似乎无穷无尽,大片大片土地的沦陷,我觉得无比悲凉。我对着苍穹想到我的父皇,我想如果我死在沙场上那么我应该用什么颜面去见我父皇的亡灵,如果刃雪城千万年的基业毁在我的手上,那么,我应该如何面对我的血统。大风从山顶汹涌地吹过去,无数的雪降下来,然后飘落到地面上却无法堆积,因为整个大地已经被火焰烧得变得微微发烫,我甚至可以预见那些邪恶的火焰肆意吞噬刃雪城的样子,无数的女人和孩子的哭喊,独角兽的悲鸣,霰雪鸟嘶哑而割裂天空的啼叫……站在山崖上,我望着远处的天空,我突然想到了我的弟弟,释的面容又浮现在天空里,我对着释说,释,也许哥哥不能再看见你了。之后死的一个是月神。冰族势力的一般被覆没。剩下的一半军队由我统领,可是也日渐减少,甚至已经快要退到刃雪城了。我突然想到我父皇时的那一场圣战,火族也是几乎要攻到了刃雪城的城墙下面。可是,这一次,刃雪城真的要灭亡了吗?在月神要士兵传给我的梦境里面,月神的笑容安静而温和,我以前看见的都是满脸冰霜满脸杀气的月神,月神微笑得极少极少。而现在,月神的笑容如同刃雪城里最灿烂明亮的樱花。她说,王,我知道我一定会死,因为罹天烬的幻术不是我所能够抵抗的。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的幻术达到那么精纯的境界,连王你也不能。只是我并不感到哀伤,我知道皇柝的亡灵在云朵之上等我,他说过他希望我快乐地活下去,可是我让他失望了。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我却是真正地快乐了。在以前的日子里,从来没有人关心过我,因为我是专门学习暗杀术的恶劣的孩子,所有人都看不起我。我也从来没想过要他们爱我,我总是任性地想,我不需要他们的爱,我只要爱我的姐姐。可是皇柝让我知道了爱的博大和无私。王,我现在身上有着皇柝的防护结界的存在,每当我有危险的时候,那个结界就会打开保护我让我觉得温暖。这让我觉得像是皇柝的生命延续在我的生命里,可是我没有好好的把两个人的生命延续下去。当罹天烬的火焰击碎了皇柝的结界,如同锋刃的火焰穿刺我的咽喉,我听到自己的血液汩汩流动的声音。我抬头望着苍穹,我想,皇柝在上面肯定会难过的。他说过,我是他在天下最独一无二的月神,他喜欢我,他会观望我的幸福。可是我让他失望了。王,请你坚强地活下去,皇柝要我对你说,也是我想对你说的话,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有人等着与你重逢,你的身上,有他们全部的记忆。

  在离开幻雪神山之后的一百年中,我成为了一个寂寞而满足的人。

  因为我有希望,人有了希望就可以安然而平淡地生活下去,一千年,一万年,笑着面对时光的亡失和生死的渐变。

  我知道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释,岚裳和梨落正在一天一天地长大,他们总会在某一天长大成人,我希望他们可以快乐而幸福地站立在这个世界的大地上,眯着眼睛微笑着仰望蓝天面对苍穹。无论在我有生之年是不是还可以见到他们,无论他们还记不记得我。

  其实我想要的就是这样的生活,简单而满足,宫女们开始说我是个温暖的国王,因为我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我会站在大殿前的空地上抬头看天空急促飞过的霰雪鸟看得笑容满面。

  我总是回忆起几百年前星旧给我的一个梦境,梦境中,我是那个被捆绑在炼泅石上的触犯了禁忌的巫师,而我弟弟樱空释则是那只为了我的自由而血溅冰海的霰雪鸟。以前我总是为这个梦境而泪流满面,而现在,我却可以安然地笑。因为我知道,释必定和我一样,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他还是个漂亮的小男孩,也许会有一个和我一样喜欢他的哥哥与他相依为命,就像当初我和他流亡凡世时一样。

  只是星旧已经离开了刃雪城,我不知道他带着他一生最疼爱的妹妹却为了他自杀的妹妹去了什么地方。他告诉我要坚强地活下去,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有人等着与你重逢,你的身上,有他们全部的记忆。

  在回到刃雪城之后,我曾经去过幻星宫,我见到了星旧和星轨的父皇,我告诉了他星轨的死亡和星旧的离开。当我说完一切的时候,我看见他已经泪流满面了。

  他说告诉我,也许星轨选择死亡是一种解脱,只是她在死的时候,星旧都没有原谅她,被自己爱着的人恨是一件最悲哀的事情,而比这个更悲哀的则是带着这种感情悲哀地死去就算她爱的人已经原谅她了,可是她还是无法知道。

  他对我讲了很多他们兄妹的事情,我看到这个迟暮的老人对时光的回忆。那些往事一幕一幕重新出现在他的生命里,我看到往事起伏在他浑浊的目光中,我似乎看到星旧小时候的样子,看到他和星轨站在一起明媚地笑。我突然想起星旧抱着星轨离开时的背影,那么难过那么绝望。

  我走过去,抱着他,他的身躯已经佝偻瘦小了,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叱咤风云刚毅的幻星族的王了。

  当我离开幻星宫的时候,星旧的父皇跪下来,交叉双手,对我说,王,我尊贵的王,您是我见过的最仁慈最善良的帝王,我用整个占星族的名义为您祈福,王,请你坚强地活下去,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有人等着与你重逢,你的身上,有他们全部的记忆……

  同星旧一样,婆婆也离开了刃雪城,她的头发依然很短,而且不可能再恢复以前的灵力了。我摸着自己的头发心里一阵一阵地心疼。

  婆婆离开的时候告诉我,卡索,你是一个伟大的王,你甚至比你的父皇更加伟大,你的父皇击溃了整个火族,让冰族的势力发展到鼎盛,可是我觉得你比你的父皇更加有资格称为一个伟大的帝王。因为你深厚的感情和伟大的胸襟。卡索,我要离开这座刃雪城回到幻雪神山了,我已经老了。而你的命运的轨迹,才刚刚显现。总有一天,你生命中那些最重要的人都会回到你的身边。王,请您耐心地等待。

  我望着婆婆步履蹒跚地离开,身影越缩越小逐渐模糊,大雪在她身后凝重地落下来,无声无息。我想起在以前,我和释还只是雪雾森林中顽皮的孩子,穿着白衣,扎着头发,坐在婆婆的膝盖上听她叫我们皇子。周围有野花盛开的清香和独角兽一闪而过的痕迹。阳光如同水一样将整个雪雾森林浸泡在其中。而一眨眼,几百年的岁月就这样喧嚣而又恍惚地奔跑过去,我已经如同父皇一样穿起了凰琊幻术长袍,站在最高的城墙上,听到无数的人对我的呼喊朝拜。而当初疼我抱我叫我皇子的婆婆,却已经垂垂老去了。

  婆婆的身影消失在落雪的尽头,天空突然狠狠地黑下来,我听到周围的风掠过树梢的声音,空旷而辽远。

  第76节:岚  裳

  而月神皇柝和潮涯,也在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告别了我。我知道,刃雪城只是我一个人的刃雪城,我还是要一个人寂寞地呆下去。

  我第一个见到的复活的人是岚裳,我见到她的时候她还是个小人鱼,在冰海里面快乐而自由地游来游去,我看到她纯净的银白色长发,闪亮的色泽如同清辉流泻的星辰。

  我去过深海宫看过那个没有长大成人的小人鱼。深海宫的宫主告诉我,她的名字叫剪瞳,出生在一百多年前,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世来历,她被发现的时候被一大团海藻包裹着。当人们拂开海藻的时候,她们看到了她熟睡的清秀的面容。我真鲷她就是岚裳。

  我站在深海宫的宫殿里,望着外面海水中的剪瞳,想起几百年前岚裳的样子,心里终于释然了。那个曾经让我心疼的女孩子终于又可以自由自在地在水中翩跹了。

  深海宫的宫主告诉我,剪瞳总是说她要嫁给我,她们问她为什么,她总是说不知道,脸上是迷惘的表情,可是她还是坚定地告诉别人,她要嫁给刃雪城里的王。

  从那以后我总是坐在宫殿高高的房顶上观望着剪瞳。只是剪瞳从来都没有注意到我。我突然想起以前,在我习惯每天晚上坐在屋顶看星光如扬花般舞蹈的时候,岚裳就躲在冰海岸边的一个小角落,那个时候她就这样默默地注视我,而现在,则是我这样默默地注视她。

  我觉得一切像是一种命中注定地偿还。可是我心甘情愿。我希望看见小剪瞳一天一天地成长起来,然后我就会将她接到宫中,我不会再让她受到伤害了。

  当剪瞳130岁的时候,她变成了倾国倾城的女子,整个深海宫陷入一片恐慌。因为剪瞳的容貌和几百年前死去的岚裳一模一样。

  在剪瞳蜕掉鱼尾成为人的那一年,我将她接进了刃雪城,并宣布剪瞳成为我的侧室。

  迎娶剪瞳的那天,整个刃雪城格外地沸腾,因为这是我成为王之后第一次迎娶女人作我地侧室。

  我坐在玄冰王座上,下面所有的占星师巫师剑士排在两边,在大殿中央的大道尽头,我看到了盛装的剪瞳,光彩照人,格外明艳。可是她的表情依然迷茫。我看到她眼中有弥漫的风雪。她孤独地站在大道的尽头,像一只受伤的野兽。

  于是我站起来,微笑着对她招手,我说,剪瞳,过来,不要怕。

  当剪瞳一步一步走向我的时候,两边站立的人群沿着她走的地方渐次跪下,他们将双手交叉在胸前,低着头,我听到响彻整个大殿的朝拜。

  我看到剪瞳的眼睛越来越清亮,她脸上迷惘的表情也渐渐地消散,我知道她的记忆正在一点一滴地苏醒过来。而我也也一样,似乎也经历了一次重生,前尘往事如落雪般纷纷涌过来,我看到几百年时光清晰的痕迹铺展在大殿的地面上,铺展在剪瞳的脚下。剪瞳像是从时光的一头走到另外的一头,走到了我的所在。

  当剪瞳站在我面前抬头望着我的眼睛的时候,我从她的眼睛中已经看不到风雪看不到浑浊了,我知道她的记忆已经全部苏醒过来了。于是我试着轻声叫她,岚裳。然后她热泪盈眶。她跪下去,眼泪洒落在我的凰琊幻术袍上,她说,王,我等了你好久。

  我抱着她的肩膀,看着她,我说,剪瞳,让我照顾你一辈子,我想要给你幸福。

  然后我看到剪瞳类泪光中的微笑,听到所有人对我的欢呼。

  可是我看到剪瞳眉间依然有无法抹去的忧伤,我想也只有等待时光将前世的伤痕抚平了。

  自从婆婆离开雪雾森林之后,那个森林里面的孩子就失去了狠多的温暖,每次我去的时候,那些孩子都拉着我的长袍的下角小声地问我,王,婆婆去哪儿呢?她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总是弯下腰抚摩他们的面容,告诉他们,婆婆狠快就会回来的,有王在这里陪你们,你们不用害怕。然后那些孩子们就开心地笑了。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樱花祭 三 皇柝阵亡 幻

上一篇:明史: 卷四拾一·志第八柒·地理二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明史: 卷四拾一·志第八柒·地理二
    明史: 卷四拾一·志第八柒·地理二
    ◎地理一 【地理一】 自黄帝画野置监,唐、虞分州建牧,沿及叁代,下逮宋、元,废兴因革,前史备矣。朱洪武奋起淮右,首定大梁,西克湖、湘,东兼
  • 【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简年1三: 有未有显著无
    【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简年1三: 有未有显著无
    ●人的一生唯有一件事是确定无疑的,即人必定会死(欧·梅雷迪斯) 世界上到底有哪些东西是确定无疑的?可以嗅的到吗?可以闻的到吗?可以摸的到吗
  • 做父母的常说这三句话~
    做父母的常说这三句话~
    前日的孩子是新世纪的持有者。他们“行”与“不行”关系到民族将来的天命,关系到21世纪人类的兴衰。 勇敢的人常说:“作者能行!”懦弱的人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