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汤姆索亚历险记: 第九章 坟地惨案,波特受过
分类:诗词歌赋

  那天晚上9点半钟,汤姆和希德就像平常一样被吩咐上床睡觉,他们做完祷告后,希德很快就睡着了。汤姆没有睡着,他躺在床上,不耐烦地等着。他似乎觉得天快要亮时,才听到钟敲了十下!这太令人失望了。他很想顺应神经的要求,翻翻身,动一动,可是他害怕吵醒希德,于是他一动不动地躺着,两眼直愣愣地盯着黑咕隆咚的夜空。万籁俱寂,阴森可怕。后来在那一片寂静中,有一点小小的,几乎听不出来的动静渐渐地大了起来。只听到钟摆滴嗒滴嗒在响。那些老屋的屋梁也神秘地发出裂开似的声响。楼梯也隐隐约约,吱吱嘎嘎在响。很明显是鬼怪们在四处活动了。从波莉姨妈卧室里传来一阵匀称的、沉闷的鼾声。这时一只蟋蟀开始发出一阵令人心烦的唧唧的叫声,而人们却根本弄不清楚它在什么地方。接着床头的墙里有一只小蛀虫发出一阵阴森可怕的踢嗒声,这声音使汤姆吓得心惊胆跳──这似乎意味着某个人的日子不多了。然后远处有一只狗嗥叫起来,这叫声在夜晚的上空震荡,与远处的隐隐约约传来的狗叫声相呼应着。汤姆简直难受极了。最后他认定时间已经停住了,永恒已经开始了。他不由自主地打起盹来,钟敲了十一下,但是他没有听见。后来在他迷迷糊糊、似睡非睡的状态中,从外面传来一阵非常凄惨的猫儿叫春的声音。一个邻居打开窗户,声音惊动了他。一声“滚!你这瘟猫!”的骂声和一只空瓶子砸到他的姨妈的木棚小屋上的破碎声使他完全清醒过来,片刻工夫,他便穿带好衣帽,从窗户出来,爬行在屋顶上。他一边爬,一边小心谨慎地“咪呜”了一两次;然后纵身一跳,上了木棚小屋,再从那跳到地上。哈克贝利·费恩早已等候在那里,手里还拿着他那只死猫。接着两个孩子一起消失在黑暗中。半小时之后,他俩就穿行在坟地里的深草丛中。  

那天晚上9点半钟,汤姆和希德就像平常一样被吩咐上床睡觉,他们做完祷告,希德很快就睡着了。汤姆没有睡着,他躺在床上,不耐烦地等着。他似乎觉得天快要亮时,才听到钟敲了十下!这太令人失望了。他很想顺应神经的要求,翻翻身,动一动,可是他害怕吵醒希德,于是他一动不动地躺着,两眼直愣愣地盯着黑咕隆咚的夜空。万籁俱寂,阴森可怕。后来在那一片寂静中,有一点小小的,几乎听不出来的动静渐渐地大了起来。只听到钟摆滴嗒滴嗒在响。那些老屋的屋梁也神秘地发出裂开似的声响。楼梯也隐隐约约,吱吱嘎嘎在响。很明显是鬼怪们在四处活动了。从波莉姨妈卧室里传来一阵匀称的、沉闷的鼾声。这时一只蟋蟀开始发出一阵令人心烦的唧唧的叫声,而人们却根本弄不清楚它在什么地方。接着床头的墙里有一只小蛀虫发出一阵阴森可怕的踢嗒声,这声音使汤姆吓得心惊胆跳——这似乎意味着某个人的日子不多了。然后远处有一只狗嗥叫起来,这叫声在夜晚的上空震荡,与远处的隐隐约约传来的狗叫声相呼应着。汤姆简直难受极了。最后他认定时间已经停住了,永恒已经开始了。他不由自主地打起盹来,钟敲了十一下,但是他没有听见。后来在他迷迷糊糊、似睡非睡的状态中,从外面传来一阵非常凄惨的猫儿叫春的声音。一个邻居打开窗户,声音惊动了他。一声“滚!你这瘟猫!”的骂声和一只空瓶子砸到他的姨妈的木棚小屋上的破碎声使他完全清醒过来,片刻工夫,他便穿带好衣帽,从窗户出来,爬行在屋顶上。他一边爬,一边小心谨慎地“咪呜”了一两次;然后纵身一跳,上了木棚小屋,再从那跳到地上。哈克贝利·费恩早已等候在那里,手里还拿着他那只死猫。接着两个孩子一起消失在黑暗中。半小时之后,他俩就穿行在坟地里的深草丛中。 这是一个西部的老式的坟地,座落在离村子大约一英里的半山上。坟地周围有一道歪歪斜斜的木板栅栏,有些地方往里倒,有的地方往外斜,总之,没有一个地方是笔直的。整片墓地杂草丛生,所有的旧坟都塌陷下去,坟上连一块墓碑都没有。圆顶的、虫蛀的木牌子无依无靠,歪歪倒倒地插在坟墓上。这些牌子上曾经写有“纪念某某”之类的字样,即使现在有亮光,大多数已无法再辨认出来。 一阵微风吹过树林,发出萧瑟声响,汤姆担心这可能是死鬼们在抱怨有人来打搅了他们。两个孩子很少说话,就是说也只敢悄悄地说,因为此时此地,到处是一片肃穆和寂静,令人压抑。他们找到了要找的那座新隆起的坟。在离坟几英尺内的地方,有三棵大榆树长在一起,于是他们就躲在那里。 他们静静地等了似乎很长一段时间,除了远处猫头鹰的叫声外,周围是一片死寂。汤姆被闷得受不住了,他必须打破沉默开口谈点话,他低声问道: “哈奇,你相信死人愿意我们到这儿来吗?” 哈克贝利低声说: “我问谁呢?这里肃静得令人害怕,是不是?” “是啊。” 有好一阵子他俩没作声,各自都在心里想着这件事。之后汤姆又悄悄地说: “喂,我说哈奇——你知道霍斯·威廉斯听见我们讲话吗?” “那当然喽。至少他的阴魂能听见。” 汤姆停了一会才说: “我刚才提他时,要是带上‘先生’二字就好了。不过我从来没有不尊敬他。别人都叫他霍斯。” “汤姆,议论死人时要特别、特别小心才对。” 这句话犹如一盆冷水让汤姆扫兴,因此谈话就中断了。 过了一会,汤姆抓住哈克的胳膊说道:“嘘!” “怎么啦,汤姆?”他们俩紧紧靠在一起,心嘣嘣直跳。 “嘘!又来了!你没有听见吗?” “我——” “听!现在听见了吧。” “哦,天啊,汤姆,他们来了,他们来了,真的!我们怎么办啊?” “我不知道。你想他们会看见我们吗?” “哦,汤姆,他们像猫一样,晚上也能看见东西。我要是不来就好了。” “啊,不要害怕。我想他们不会来找我们的麻烦。我们又没惹他们。我们只要一动也不动,他们也许根本不会发现我们。” “汤姆,我是想不动。可是天啊,我浑身直发抖哩。” “听!” 两个孩子凑得很近,低着头,屏住呼吸。这时从远远的坟地那边传来一阵低沉的说话声。 “瞧!瞧那!”汤姆小声说,“那是什么?” “是鬼火。哦,汤姆,这太吓人了。” 黑暗中,模模糊糊有几个影子走过来,一盏老式洋铁灯笼摇来晃去,地上被照得光点斑斑。哈克马上战战兢兢地说: “肯定是鬼来了,我的老天爷呀,一共有三个!汤姆,我们死定了!你还能祷告吗?” “我来试试,不过你别怕。他们不会害我们的。现在我躺下睡觉,我——”’ “嘘!” “是什么,哈克?” “是人!至少有一个是人。那是莫夫·波特老头的声音。” “不——那不是他的声音。” “我敢打赌我没搞错,你得绝对保持安静。他没那么灵,不会看见我们的。可能又和往常一样喝醉了——这个该死无用的老东西!” “好吧,我一定保持安静。现在他们不走了。找不到他们了。这会儿他们又来了。现在他们来劲了。又泄气了。又来劲了。劲头十足!他们这回找对了方向。喂,哈克,我听出了另一个人的声音,那是印第安·乔。” “不错,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杂种!我倒情愿他们都是鬼,鬼都比他们好得多。他们到这能打什么坏主意呢? 两个孩子全都止住,不再低语。这时那三个人来到坟边,站立的地方离孩子们藏身之处还不到几英尺远。 “到了。”第三个人说,提灯的人举起灯笼,灯光下现出的是年轻的医生鲁宾逊的面孔。” 波特和印第安·乔推着一个手推车,车上有一根绳子和两把铁锹。他们把车上的东西卸下来,开始挖墓。医生把灯笼放在坟头上,走到榆树下,背靠着一棵坐下来。树离得很近,两个孩子伸手就能碰到他。 “挖快点,伙计们!”他低声说,“月亮随时都可能出来。” 他们粗着嗓音应了一声后继续挖掘着。有一段时间,只能听到他们一锹一锹抛泥土和石子所发出的嚓嚓声响。那声音非常单调刺耳。后来有一把铁锹碰到了棺材,发出了低沉的木头声音。一两分钟后,那两个人就把棺材抬出来放在地上了。他们用铁锹撬开棺盖,把尸体弄出来,随便掀到地上。月亮从云朵后面钻出来,照着尸体那张苍白的脸。他们把车准备好,将尸体放上去,还盖上毯子,用绳子捆好它。波特拿出一把大弹簧刀,割断车上垂下来的绳头,说: “医生,这该死的东西现在弄好了。再拿五块钱,要不然就别弄走它。” “对,讲得对!”印第安·乔说。 “喂,我说,这是什么意思?”医生问道。“按你们要求,我事先已经给过你们钱了。” “不错,不过还远不止这些。”印第安·乔边说边走到已经站了起来的医生面前。“五年前的一个晚上,我到你父亲的厨房讨点吃的,你把我给赶了出来,你还说我到厨房去没什么好事;打那时起,我发誓:就是花上一百年的功夫,我也要摆平你。你父亲因我是盲流而将我关进牢房。你想我会善罢甘休吗?印第安人的血也不是白流的,现在你落到我手里,你得为此付出代价。” 说到这,他已经开始在医生面前挥舞着拳头来威胁他。医生突然猛击一拳,将这个恶棍打翻在地,波特扔掉刀,大声喊道:“嘿,你竟敢打我的朋友!”紧接着,他和医生扭打在一起。两个人拼命打起来,脚踩着地上的草,踢得泥土飞扬。印第安·乔迅速地从地上爬起来,眼里燃烧着怒火,抓起波特扔在地上的那把刀,像猫似的,弯着腰悄悄地在两个打架的人周围转来转去,寻找着机会。突然医生猛地把对手摔开,抓起威廉斯坟上那块重重的墓碑,一下子把波特打倒在地。与此同时,这个杂种乘机把刀子一下子全捅进了医生的胸膛。医生晃了晃就倒下去,身体搭在波特身上。波特被弄得满身都是血。这时乌云遮住了这可怕的惨相,那两个吓坏了的孩子在黑暗中连忙跑掉了。 不久,云层退去,月亮又露出了面,印第安·乔站在那两个人身旁,凝视着他们。医生咕咕哝哝地讲了些什么话,长长地喘了一两声气,然后就安静地死去了。那个杂种还说: “那笔帐就算扯平了——你这该死的家伙。” 接着他又搜去尸体身上的东西,然后他将那把杀人的刀放在波特张开的石手里,坐上了撬开的棺材。三——四——五分钟过去了,这时波特才开始动弹,并且呻吟起来。他的手握住了那把刀。他举起刀来瞥了一眼,随即打了个冷颤,刀落到了地上。接着他坐起身来,推开压着他的尸体,然后盯着它看了一会,又往周围望了望,心里感到迷惑不解。他的目光碰到了乔的目光。 “天啊,这是怎么回事,乔?”他说。 “这事糟糕透了,”乔动也没动地说,“你干吗要这样干?” “我!我可没干这事。” “听着!这你怎么能赖掉呢。” 波特吓得直抖,脸色变得煞白。 “我认为我会醒酒的,今晚我本不想喝酒,可是现在脑子里还是糊里糊涂的,比我们来这儿的时候还厉害。我现在昏昏沉沉,几乎回忆不起来任何事情。告诉我,乔,伙计,说老实话,是我干的吗?乔,我根本不想那样干。天地良心,我根本不想那样干,乔,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乔?哦,这太可怕了——他这么年轻有为,前途远大。” “嘿,就是你俩扭打起来了,他用墓碑牌子砸了你一下,你就被砸叭下了。接着你爬起来,晃晃悠悠地站不稳,就这样,你一把夺过这把刀,一下子捅进他的身体。这时候他又狠命地给了你一击,于是你就躺在这儿,像死过去一样,人事不省,一直躺到现在。” “啊,我一点也不知道我都干了些什么。要是我当时清醒的话,我情愿马上就死掉。我想这都是因为威士忌在作怪,当时又很冲动。乔,我从前还没有用过凶器。我跟人打过架,可是从来没使过凶器。这一点人们都知道。乔,这事你可别说出去!乔,你说你不会说出去,这才够意思啊。乔,我向来都喜欢你,也总是站在你一边的。你难道忘记了吗?乔,你不会讲出去的,对不对?”于是这个可怜的家伙,双手合掌,祈求地跪倒在那个残忍的凶手面前。 “对。莫夫·波特,你一向待我不错,我不会对不起你。怎么样,我这样说算是公平合理吧。” “啊,乔,你真是慈悲心肠。我要祝福你一辈子。”波特开始哭起来。 “哦,得了,不要再说了。现在不是哭鼻子的时候。你从那边走,现在就动身,别留下任何脚印。” 波特开始还是小跑,很快就大跑起来。那个杂种站在那儿,看着他的背影,自言自语地咕哝道:“他挨了一击,酒也没醒,瞧他那样,八成想不起来这把刀了。就算想他起来,他已经跑出去有十里八里的了。他一个人是不敢再回到这里来取刀的——这个胆小鬼。” 两三分钟后,只有月光照着那个被害的人,那个用毯子裹着的尸体,那个没有盖上盖子的棺材,还有那座挖开的坟墓。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最后,昏昏然的气氛被打破了──而且打破得很彻底:那起谋杀案在法庭上公开审理了。这事立即成了全镇人谈论的热门话题。汤姆无法摆脱这件事。每逢有人提及这起谋杀案,他就心为之悸,因为他那不安的良心和极度的恐惧几乎使他相信,人家是故意说给他听,探探他的“口风”;他不明白,别人怎么会怀疑自己了解这个案情,但听了这些议论,他总是不能够泰然处之。这些话让他不停地打寒噤。他把哈克拉到一个僻静处,同他谈了这件事。能暂时地倾吐一下心结,和另一个同样受折磨的人共同分担一下忧愁,这对汤姆来说,多少算是点安慰。而且,他想搞清楚,哈克是否始终没把这个秘密泄露出去。  

  这是一个西部的老式的坟地,座落在离村子大约一英里的半山上。坟地周围有一道歪歪斜斜的木板栅栏,有些地方往里倒,有的地方往外斜,总之,没有一个地方是笔直的。整片墓地杂草丛生,所有的旧坟都塌陷下去,坟上连一块墓碑都没有。圆顶的、虫蛀的木牌子无依无靠,歪歪倒倒地插在坟墓上。这些牌子上曾经写有“纪念某某”之类的字样,即使现在有亮光,大多数已无法再辨认出来。  

  “哈克,你曾经跟什么人说起过──那件事吗?”  

  一阵微风吹过树林,发出萧瑟声响,汤姆担心这可能是死鬼们在抱怨有人来打搅了他们。两个孩子很少说话,就是说也只敢悄悄地说,因为此时此地,到处是一片肃穆和寂静,令人压抑。他们找到了要找的那座新隆起的坟。在离坟几英尺内的地方,有三棵大榆树长在一起,于是他们就躲在那里。  

  “什么事情?”  

  他们静静地等了似乎很长一段时间,除了远处猫头鹰的叫声外,周围是一片死寂。汤姆被闷得受不住了,他必须打破沉默开口谈点话,他低声问道:“哈奇,你相信死人愿意我们到这儿来吗?”  

  “明知故问。”  

  哈克贝利低声说:“我问谁呢?这里肃静得令人害怕,是不是?”  

  “哦──当然没说过。”  

  “是啊。”  

  “一句也没说过吗?”  

  有好一阵子他俩都没作声,各自都在心里想着这件事。之后汤姆又悄悄地说:“喂,我说哈奇──你知道霍斯·威廉斯听见我们讲话吗?”  

  “一个字也没说过,我发誓。你问这个干吗?”  

  “那当然喽。至少他的阴魂能听见。”  

  “唉,我很害怕。”  

  汤姆停了一会才说:“我刚才提他时,要是带上‘先生’二字就好了。不过我从来没有不尊敬他。别人都叫他霍斯。”  

  “嘿,汤姆·索亚,一旦秘密泄露,我们连两天也活不成。这你知道。”  

  “汤姆,议论死人时要特别、特别小心才对。”  

  汤姆觉得心里踏实多了。停了一会,他说:“哈克,要是他们逼你招供,你怎么办?”  

  这句话犹如一盆冷水让汤姆扫兴,因此谈话就中断了。  

  “逼我招供?嘿,除非我想被那个混帐王八蛋活活淹死,我才会招供。否则,他们绝办不到。”  

  过了一会,汤姆抓住哈克的胳膊说道:“嘘!”  

  “好吧,这样就没事了。我想只要咱们守口如瓶,就可保安然无恙。但是,让咱们再发一回誓吧。这样更牢靠些。”  

  “怎么啦,汤姆?”他们俩紧紧靠在一起,心嘣嘣直跳。  

  “我赞成。”  

  “嘘!又来了!你没有听见吗?”  

  于是他们又非常严肃认真地发了一回誓。  

  “我──”  

  “大家都在议论些什么事,哈克?我听到的多得一塌糊涂呀!”  

  “听!现在听见了吧。”  

  “什么事?嗐,还不是莫夫·波特、莫夫·波特、莫夫·波特,没完没了。这些话让人直冒冷汗,我想找个地方躲一躲。”  

  “哦,天啊,汤姆,他们来了,他们来了,真的!我们怎么办啊?”  

  “我也有同感。我想他算是完了。你是不是有时候也为他感到难过?”  

  “我不知道。你想他们会看见我们吗?”  

  “差不多经常为他难过──经常是这样。他不算什么人物;但他从来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不过是钓钓鱼,去卖钱来换酒大喝一通──常到处闲逛;可是,老天,咱们也没少干这些事啊──起码咱们多半都是这样──连布道的人也不例外。但是他心眼好──有一次,我钓的鱼不够两个人分,他还给了我半条鱼;还有好多次,我运气不佳的时候,他都没少帮忙。”  

  “哦,汤姆,他们像猫一样,晚上也能看见东西。我要是不来就好了。”  

  “哎,哈克,他帮我修过风筝,还帮我把鱼钩系在竿子上。我希望我们能把他救出来。”  

  “啊,不要害怕。我想他们不会来找我们的麻烦。我们又没惹他们。我们只要一动也不动,他们也许根本不会发现我们。”  

  “哎呀!汤姆,那可使不得。况且,救出来也不济于事;他们还会再把他抓回去。”  

  “汤姆,我是想不动。可是天啊,我浑身直发抖哩。”  

  “是呀──他们会再把他抓回去。可是,我讨厌听到他们骂他是魔鬼,其实他根本没干──那件事。”  

  “听!”  

  “我也一样,汤姆。老天爷,我听到他们骂他是全国头一号恶棍,他们还说他为什么从前没被绞死呢。”  

  两个孩子凑得很近,低着头,屏住呼吸。这时从远远的坟地那边传来一阵低沉的说话声。  

  “对,他们一直都是这么骂的。我还听人说,要是他被放出来,他们就偷偷结果掉他。”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汤姆索亚历险记: 第九章 坟地惨案,波特受过

上一篇:中国文化史500疑案: 《客使图》表现的是什么情节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中国文化史500疑案: 《客使图》表现的是什么情节
    中国文化史500疑案: 《客使图》表现的是什么情节
    本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在陕西等地出土一批唐代墓室壁画。乾陵陪葬墓中的永泰公主墓中壁画,描绘了后宫的生活场景,塑造了大量的宫女形象。懿德太
  • 关于可以的名言名句 理想能使人勇敢
    关于可以的名言名句 理想能使人勇敢
    ●不向前看的人,最终发掘本人落在前面(大不列颠及苏格兰联合王国) 精美如星辰——我们不用能触到,但大家可像航海者同样,借星星的光的任务而航
  • 杜甫的墓在何处?
    杜甫的墓在何处?
    汉朝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10遗,以她的故事集创作,丰硕了本国绚丽多采的学识财富。不过,杜少陵生前并不得志,晚年更是流离漂泊,在贫病交加之中
  • 明史: 卷四拾一·志第八柒·地理二
    明史: 卷四拾一·志第八柒·地理二
    ◎地理一 【地理一】 自黄帝画野置监,唐、虞分州建牧,沿及叁代,下逮宋、元,废兴因革,前史备矣。朱洪武奋起淮右,首定大梁,西克湖、湘,东兼
  • 【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简年1三: 有未有显著无
    【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简年1三: 有未有显著无
    ●人的一生唯有一件事是确定无疑的,即人必定会死(欧·梅雷迪斯) 世界上到底有哪些东西是确定无疑的?可以嗅的到吗?可以闻的到吗?可以摸的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