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中国文化史500疑案: 造园名家计成故居在哪里?
分类:诗词歌赋

计成字无否,号否道人。生于明万历十年(1582年),卒年不详,是我国古代杰出的造园艺术家。
  计成早年学画,工山水,也喜欢吟诗。由于他的多才多艺,故而促成了他在造园方面的杰出成就。
  计成中年时居住在镇江,偶见有人在竹木间用奇巧的石块叠筑假山,他认为“为什么不模仿真山真水来创造呢”?于是他就帮人造了一座壁山,形态非常逼真。因此他能叠山的名声,一时声誉鹊起,驰名于大江南北。以后,他先后设计修建了三座著名的园林,就是常州吴玄的东第园,仪征汪士衡的寤园和扬州郑元勋的影园。这三座园林虽早已无存,但从当时文人墨客们的题咏和记述中,犹可想见其园容之优美与内涵之丰富。如常州东第园建成后,园主人吴玄高兴地说:“从进园到出园,仅步行四里,那江南的胜景,被我一人占尽了。”扬州影园,建在柳影、山影、水影之间,美景如画,美誉如珠,故有“广陵胜处知何处,不说迷楼说影园”之句。在《影园记》中对计成的造园技术的评价也是很高的:“吴友计无否善解人意,意之所向,指挥石匠,百无一失。”
  计成不仅能造园,而且还写有造园的专门著作《园冶》一书。此书脱稿于明崇祯四年(1631年),共三卷,内容可分相地、立基、屋宇、装折、门窗、墙垣、铺地、掇山、叠石、借景十个部分,系统地叙述了我国古典园林的造园原理与设计手法。此书的精髓,可归纳为“虽由人作,宛自天开”,“巧于因借,精在体宜”两句话。学术界对这部著作的评价很高,一致公认为是我国,也是世界上的第一部“造园”著作。
  但《园冶》成书刊行之后,不久便在我国国内销声绝迹。(仅李笠翁《闲情偶寄》有一语道及,此外未见著录。)直到19世纪二三十年代,据说才从日本重新传入国内。在日本却对此书非常推崇,称之为“夺天工”。这本造园名著,为什么在我国国内几百年间一直默默无闻呢?原因是此书乃明末清初为人所不齿的阮大铖所刊刻,而且他还为此书写了一篇序。计成也被目为阮大铖的门客,连他所作的《园冶》一书,也被牵连,长期遭受厄运。
  关于计成的生平,人们知道的也不多。特别是他的故乡和故居,虽经过有关专家的考证和查访,至今仍无定论。
  计成的籍贯,仅据阮大铖序言中说是江苏吴江人,但计成其人在《吴江县志》上并无记载。1975年冬,喻维国跟随同济大学陈从周教授,曾冒风雪到吴江访求计成的遗迹、遗闻,虽多方奔走,找到姓计的人家,但均不知有计成其人。对这个问题,笔者也颇感兴趣,前几年曾专程到吴江访查。据吴江县文管会吴国良同志介绍:辽宁博物馆曾来信专请吴江县文管部门到吴江盛泽镇茅塔村,寻访计成故居或遗迹。原因是明末清初的计东(1625—1676年)是位颇有名望的诗人,曾以《筹南五论》谒史可法,史可法目为奇才。计东就是吴江盛泽镇茅塔村人,且当地有地名计家坝。计成与计东时代相近,很可能是他的族人。吴江县文管会当即前去采访,虽当地尚有计姓三户,但对计成情况,一无所知,因此毫无结果。
  吴同志又介绍称:据说陈从周教授曾在吴江同里镇上遇到一户开照相馆的计姓人家,自称为计成后裔,并持有计姓家谱一份。以后,我们曾多次去同里镇查访。镇上虽然明、清故宅甚多,但尚未发现有计成故居的确证。仅在同里镇总体规划中有记载说:同济陈从周教授曾建议在计成后代计氏旧居(并非计成当年的故居)5 进、35间、7000平方米的基础上,拟建古典园林式的计成纪念园,以示纪念。
  返程中,我们又到吴江图书馆去查阅了《吴江县志》和《续志》,除计东有传记外,仅发现有计瑸和计接两人,都是吴江盛泽人,但与计成的生活时代不同,也未发现与计成有何关系。
  经过以上调查,笔者认为:计成在当时的社会地位不高,他在中岁以前,“游燕及楚”而历尽风尘后,仅以一技之长而游士大夫间,为人作幕,远离故乡。而且,明末清初,战乱频仍,社会动荡。计姓在吴江也并非世家大族,因此关于计成的传闻和记载极少。至于他的故居和遗迹,也必然更加迷惘难找,成了一个难解之“谜”了。
  (孙鹄)

收 藏

计成字无否,号否道人。生于明万历十年,卒年不详,是我国古代杰出的造园艺术家。 计成早年学画,工山水,也喜欢吟诗。由于他的多才多艺,故而促成了他在造园方面的杰出成就。 计成中年时居住在镇江,偶见有人在竹木间用奇巧的石块叠筑假山,他认为为什么不模仿真山真水来创造呢?于是他就帮人造了一座壁山,形态非常逼真。因此他能叠山的名声,一时声誉鹊起,驰名于大江南北。以后,他先后设计修建了三座着名的园林,就是常州吴玄的东第园,仪征汪士衡的寤园和扬州郑元勋的影园。这三座园林虽早已无存,但从当时文人墨客们的题咏和记述中,犹可想见其园容之优美与内涵之丰富。如常州东第园建成后,园主人吴玄高兴地说:从进园到出园,仅步行四里,那江南的胜景,被我一人占尽了。扬州影园,建在柳影、山影、水影之间,美景如画,美誉如珠,故有广陵胜处知何处,不说迷楼说影园之句。在《影园记》中对计成的造园技术的评价也是很高的:吴友计无否善解人意,意之所向,指挥石匠,百无一失。 计成不仅能造园,而且还写有造园的专门着作《园冶》一书。此书脱稿于明崇祯四年,共三卷,内容可分相地、立基、屋宇、装折、门窗、墙垣、铺地、掇山、叠石、借景十个部分,系统地叙述了我国古典园林的造园原理与设计手法。此书的精髓,可归纳为虽由人作,宛自天开,巧于因借,精在体宜两句话。学术界对这部着作的评价很高,一致公认为是我国,也是世界上的第一部造园着作。 但《园冶》成书刊行之后,不久便在我国国内销声绝迹。(仅李笠翁《闲情偶寄》有一语道及,此外未见着录。)直到19世纪二三十年代,据说才从日本重新传入国内。在日本却对此书非常推崇,称之为夺天工。这本造园名着,为什么在我国国内几百年间一直默默无闻呢?原因是此书乃明末清初为人所不齿的阮大铖所刊刻,而且他还为此书写了一篇序。计成也被目为阮大铖的门客,连他所作的《园冶》一书,也被牵连,长期遭受厄运。 关于计成的生平,人们知道的也不多。特别是他的故乡和故居,虽经过有关专家的考证和查访,至今仍无定论。 计成的籍贯,仅据阮大铖序言中说是江苏吴江人,但计成其人在《吴江县志》上并无记载。1975年冬,喻维国跟随同济大学陈从周教授,曾冒风雪到吴江访求计成的遗迹、遗闻,虽多方奔走,找到姓计的人家,但均不知有计成其人。对这个问题,笔者也颇感兴趣,前几年曾专程到吴江访查。据吴江县文管会吴国良同志介绍:辽宁博物馆曾来信专请吴江县文管部门到吴江盛泽镇茅塔村,寻访计成故居或遗迹。原因是明末清初的计东(1625—1676年)是位颇有名望的诗人,曾以《筹南五论》谒史可法,史可法目为奇才。计东就是吴江盛泽镇茅塔村人,且当地有地名计家坝。计成与计东时代相近,很可能是他的族人。吴江县文管会当即前去采访,虽当地尚有计姓三户,但对计成情况,一无所知,因此毫无结果。 吴同志又介绍称:据说陈从周教授曾在吴江同里镇上遇到一户开照相馆的计姓人家,自称为计成后裔,并持有计姓家谱一份。以后,我们曾多次去同里镇查访。镇上虽然明、清故宅甚多,但尚未发现有计成故居的确证。仅在同里镇总体规划中有记载说:同济陈从周教授曾建议在计成后代计氏旧居(并非计成当年的故居)5 进、35间、7000平方米的基础上,拟建古典园林式的计成纪念园,以示纪念。 返程中,我们又到吴江图书馆去查阅了《吴江县志》和《续志》,除计东有传记外,仅发现有计瑸和计接两人,都是吴江盛泽人,但与计成的生活时代不同,也未发现与计成有何关系。 经过以上调查,笔者认为:计成在当时的社会地位不高,他在中岁以前,游燕及楚而历尽风尘后,仅以一技之长而游士大夫间,为人作幕,远离故乡。而且,明末清初,战乱频仍,社会动荡。计姓在吴江也并非世家大族,因此关于计成的传闻和记载极少。至于他的故居和遗迹,也必然更加迷惘难找,成了一个难解之谜了。

计成字无否,号否道人。生于明万历十年,卒年不详,是我国古代杰出的造园艺术家。

计成早年学画,工山水,也喜欢吟诗。由于他的多才多艺,故而促成了他在造园方面的杰出成就。

计成中年时居住在镇江,偶见有人在竹木间用奇巧的石块叠筑假山,他认为“为什么不模仿真山真水来创造呢”?于是他就帮人造了一座壁山,形态非常逼真。因此他能叠山的名声,一时声誉鹊起,驰名于大江南北。以后,他先后设计修建了三座着名的园林,就是常州吴玄的东第园,仪征汪士衡的寤园和扬州郑元勋的影园。这三座园林虽早已无存,但从当时文人墨客们的题咏和记述中,犹可想见其园容之优美与内涵之丰富。如常州东第园建成后,园主人吴玄高兴地说:“从进园到出园,仅步行四里,那江南的胜景,被我一人占尽了。”扬州影园,建在柳影、山影、水影之间,美景如画,美誉如珠,故有“广陵胜处知何处,不说迷楼说影园”之句。在《影园记》中对计成的造园技术的评价也是很高的:“吴友计无否善解人意,意之所向,指挥石匠,百无一失。”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文化史500疑案: 造园名家计成故居在哪里?

上一篇:我们能够通过思想解决一切问题吗?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