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古典杂戏剧本集: 无名氏--萨真人夜断碧桃花
分类:诗词歌赋

  元杂剧

  元杂剧

  元杂剧

  萨真人夜断碧桃花

  张寿卿《谢金莲诗酒红梨花》

  赵匡义智娶符金锭

  楔子

  第一折

  (冲末赵匡又领卒子上,云)自小学成文武全,纷纷五代乱征烟。花根本艳公卿子,纠纠成名胆力坚。某姓赵双名匡义,祖居河南人也。父乃赵弘殷,见为殿前都指挥使之职。生俺弟兄二人,兄乃匡胤,学成文武全才。俺弟兄二人,结下十个弟兄,京师号为十虎。有俺哥哥领众弟兄每去关西五路操练去了,未曾回还。即今柴梁王之世,天下己宁,时遇春间天气,此处汴梁人烟辏集,士户极多,广有名园花圃,有圣人命。闻知汴梁太守符彦卿家,有一所花园,名唤聚锦园,园中多有花木,是京师第一处堪赏之处。如今着倾城士户,都去他家园中游赏。一来以应良辰,第二来壮观京师一郡。众弟兄都不在?止有郑恩兄弟在家。我早间着人请他去了,若来时,与他商议,俺同去走一遭,赏玩花木,有何不可。他这早晚敢待来也。(郑恩上,云)某郑恩是也。祖居山后朔州人氏。平生勇烈,胆量过人,与京师赵大郎等十人,结为刎颈之交,号为十虎。曾游遍关西五路,打天下英雄,尽皆拱手。俺赵大郎哥哥,同石守信等关西操练去了。某因赵二舍匡义在家,并大哥一双父母,则怕被人欺负,以此上我不曾去。匡义哥哥呼唤,不知甚事,须索走一遭去。来到也,令人报复去,道有郑恩来了也。(卒子报科)(做见科)(郑恩云)二哥,呼唤您兄弟那厢使用?(赵匡义云)兄弟,唤你来不为别,今有圣人的命,着倾城士户都去符家园内赏春。我一径请你来,与你同共走一遭去。(郑恩云)二哥说的是。即今春天,既有圣命,俺兄弟二人走一遭去。(下)(净韩松上,云)我做官人奇妙,闲去好掷杯珓。家里终日无事,街上寻人厮闹。自家姓韩,是韩松。我是那权豪有势之家,我父亲是大兴县里长,俺公公是宛平县总甲,以此上我这等倚势胡为。遇着个软善的,我和他斗打;但遇着个好汉,我就跑到柳州。今日是新春之日,有符家一园好花,圣人着我们去赏花去。我有两个伴当,好生了的,我如今叫他来计议,胡缠、歪缠何在?(净胡缠、歪缠上,胡缠云)在下生的无比,也会买柴籴米。世上许多好人,则我两个油嘴。自家姓胡,名叫胡缠。这个是我侄儿,叫做歪缠。我两个是韩松大舍的两个伴当,我两个诸事没用,则会油嘴。正在家里没处寻思,韩大舍叫我们,一准是那里吃三钟了。(歪缠云)我们过去来。(做见科,韩松云)哎,这早晚才来。(胡缠云)你叫我们怎么?(韩松云)你原来不知道,如今有圣人的命,着倾城士户都去符家花园里赏花去哩,我和你两个走一遭去好么,(胡缠云)多带些碎银子,我们去来。我三人真个好耍,走了去不用骑马,符家园今日赏春,吃醉了满街丢瓦。(同下)(外扮符彦卿同夫人上,符彦卿云)下官姓符,双名彦卿。祖居京兆长陵人也。幼习儒业,颇看诗书,自中甲第以来,累蒙柴王擢用。颇有政声,除小官为汴京府尹之职。这个是小官夫人张氏,为因我家中有一所花园,是朝廷所赐的,其中花木无边,目今百花开放,圣人命着倾城士户,都来园内赏玩花木。我有一女,乃是符金锭。长年一十八岁也。夫人。孩儿在那里?(夫人云)大人,我想如今有圣人命,着倾城士户人等,都来赏玩花木。俺如今叫出女孩儿来,着他休出绣房,则怕有人看见。(符彦卿云)夫人说的是。梅香,转报后堂中,唤出小姐来者。(正旦扮符金锭领净梅香上,云)妾身符金锭是也。长年一十八岁,未曾许聘他人。正在绣房中闲坐,父亲母亲呼唤,须索走一遭去。(做见科正旦云)父亲、母亲,您孩儿来了也,有何事?(符彦卿云)为因三春天气,后园中百花开放。圣人命着倾城士户都来赏玩。你今年已长成,倘有人见你呵,怎生是好?(正旦云)父亲,此事有何难处,您孩儿到那日则不出绣房便了也。(符彦卿云)孩儿说的是也。(夫人云)儿也,则为你青春年少,未曾许聘他人,因此上俺老两口忧心也。(正旦云)母亲,你则放心也。(唱)

  (冲末扮张珪同老旦夫人引净张千上,云)小官姓张名珪,字庭玉,东京人氏,叨中进士,除授广东潮阳县县丞。嫡亲的三口儿家属,夫人赵氏,孩儿张道南,此子广览经书,精通文史,众人皆许他卿相之器,此吾家积德所致也。俺此处知县徐端,也是东京人氏,他有一女,小名碧桃,曾许俺孩儿为妻,至今不曾婚聘。夫人,明日是三月十五日,我待请亲家来庆赏牡丹,你意下如何?(夫人云)相公,你主的是。(张珪云)既然如此,张千,你请徐亲家去。只等许允,早来回话。(张千云)理会的。(下)(张珪云)张千去了,夫人,俺和你须索躬亲治具,休得简慢者。(诗云)同官异地惜春残,治酒相邀赏牡丹,何必沉香亭子比,更教倾国倚阑干。(下)(外扮徐端同贴旦夫人引丑李万上,诗云)一作潮阳令,俄惊数载过。大都秋雁少,只是夜猿多。僻地逢迎简,南天瘴万和。圣思饶雨露,慎勿叹嗟跎。小官姓徐名端,宇章甫,东京人氏,小官自幼登科,曾为钱塘簿。今升广东潮阳县知县。嫡亲的四口儿家属,夫人李氏,生有两个女孩,大的女孩儿唤作碧桃,今年一十八岁,小的女孩儿唤做玉兰,年一十五岁,有此处县丞张珪,也是东京人氏,他有一子,唤做道南,年方二十岁。那孩儿好生聪俊,觑着他那内才外才,久已后必然发迹。一来张珪与小官同乡,二来又是同任,以此将我大的女孩儿许了张道南为妻。虽然定了盟约,尚未就亲。今日无甚事,李万门道觑者,有甚么人来,报复我知道。(李万云)理会的。(张千上,云)自家张千。奉相公的命,请徐亲家去。门上的报复去,道有张亲家差人下请书哩。(李万做报,云)报的相公得知,有张亲家遣张千来下请书,在于门首。(徐端云)着他过来。(张千做入科)(徐端云)张千,此一来有何事?(张千云)小人奉相公的严命,时过春景,牡丹盛开,专请相公和夫人赏玩。(徐端云)量俺有何德能,烦亲家如此费心。夫人,我待辞了这酒,你意下如何?(夫人云)既然是亲家专意来请,如何辞的?咱和你同赏牡丹去走一遭。(徐端云)既是夫人要赏牡丹,便去吃酒,亦无妨碍。张千你先回去,俺与夫人随后来也。(张千云)小人就去回话。(下)(徐端云)分付嬷嬷和梅香,绣房中好生服待两个小姐,我与夫人去赏牡丹便回来也。(同下)(正旦扮碧桃领梅香上,云)妾身是徐知县的女儿,小名碧桃,年长一十八岁,俺爹爹将我配与张县丞的孩儿张道南为妻。今日爹娘到俺公婆家赏牡丹去了,妹子玉兰在绣房中做女工生活。梅香,咱后花园中散心去来。(梅香云)姐姐要耍去,怕相公知道,可不打梅香也。(正旦云)我与你略去看看便回,相公那里知道?(梅香云)这等俺就去来。(做行科,云)姐姐,你看这花园中白的是梨花,红的是桃花,紫的是牡丹,黄的是蔷薇,好赏心也。(副末扮张道南引净兴儿上,云)小生姓张名道南,俺爹爹观为此处县丞。今日衙内因赏牡丹,酒筵中宾客笑乐,不期笼内走了白鹦鹉,远远的望见飞过这花园中去了。兴儿,快随俺跟寻去来。(做跳墙科,兴儿云)相公,那鹦鹉知他在那里?休大惊小怪的。他若拿住俺呵,则说是贼,不要打出我屁来。(正旦云)梅香,你看那蔷薇架边,不有人来也!(梅香云)姐姐,你敢是眼花?这是风弄的花影动,那里得人来!(做见张科,云)呀,真有个人。兀的两个男子。你是甚么人?白日里跳过墙,来俺花园中,待做贼那?(兴儿云)咱家不是贼,只做的两遭强盗。(梅香云)可不是贼?(张道南做慌科,云)小生不是歹人,是隔壁县丞衙里的舍人张道南,因家中玩赏牡丹,不期笼内走了白鹦鹉,看见飞在花园中,因见这角门儿关着,不能得入,以此跳过墙来。委实不是歹人,只望饶过俺咱。(梅香云)你说是张县丞的舍人,知他是也不是?我索和姐姐说去。姐姐,真个有两个人跳过墙来,不知是甚么人?我报的姐姐知道。(正旦云)梅香,你且唤他过来,待我问他。(梅香云)姐姐着你过来。(张道南做见科)(正旦云)兀那君子,你是那里人氏?姓甚名谁?为甚么到这花园中?你从实的说来!(张道南云)小生姓张名道南,俺父亲现为此处县丞。今日因家中玩赏牡丹,不期笼中走了白鹦鹉,飞到这花园里面。小生一时间不是了,错跳过墙来。不知那壁小姐,谁氏人家?望饶过小生之罪,放我出去罢!(正旦做低头科,云)妾身是徐知县的女孩儿,小名碧桃,俺父亲往俺公婆家赏牡丹去了。妾身偶因闷倦,同梅香在这花园中散心咱。(张道南云)原来是碧桃小姐,曾许小生为妻,谁想今日能勾相见,岂非天假其便也。(做施礼科)(正旦唱)

  (冲末扮刘太守引张千上,诗云)寒蛩秋夜忙催织,戴胜春朝苦劝耕。人若无心治家国,不知虫鸟有何情。小官姓刘名辅,字公弼。幼习儒业,颇看诗书。自中甲第以来,累蒙擢用,今除洛阳太守。某有同窗故友,乃是赵汝州,离别久矣。近日捎将一封书来与小官,书中的意思,说有谢金莲者,欲求一见。小官在此,不知此女子是何人?张千,你近前来,我问你咱;谢金莲是甚么人?(张千云)好着相公知道,这谢金莲是一个上厅行首。(太守云)原来如此。张千,你近前采,我分付你。(做打耳喑科,云)赵秀才来时,则说谢金莲嫁了人也。门首觑者,若来时,报复我知道。(张千云)理会得。(外扮赵汝州上)(诗云)虽是文章出众前,若无风月也徒然。请君试把嫦娥问,何事偏生爱少年。小生姓赵,双名汝州。我有同窗故友是刘公弼,在洛阳做太守。我先将一封书,寄与哥哥,欲求谢金莲相会一面。今日来到此处,则这里便是哥哥私宅。门上人,报复去,道有兄弟赵汝州,特来相访。(张千报科,云)禀相公得知,有赵汝州在于门首。(太守云)道有请。(张千云)请进。(做见科)(太守云)兄弟,别来久矣。请坐。(赵汝州云)不敢。(太守云)张千,安排酒来,与兄弟把一杯拂尘者。(赵汝州云)哥哥,不劳赐酒。前日书中所云,专求谢金莲一见。哥哥意下如何?(太守云)张千,唤将谢金莲来,与兄弟相见。(张千云)相公不知,谢金莲嫁人多时了也。(赵汝州云)这等无缘,既如此,小生告回。(太守云)兄弟,你可不为我来!且休要去。张千,收拾后花园中书房里,着兄弟安下,慢慢安排酒肴,与兄弟相叙去来。(下)(张千引赵汝州至后园科)(赵汝州云)嗨!我此一来,专为要见谢金莲而来,不想他嫁了人。哥哥便留我在书房中安住,也没甚么兴味。天色晚了也,张千,点过灯来。(张千云)灯在此,酒饭齐备了,请相公慢慢的自吃晚饭,小人回去也。(下)(赵汝州云)张千回去了,小生自饮几杯咱。(正旦扮谢金莲引梅香上,云)妾身谢金莲是也。奉相公的钧旨,教我假妆做王同知女儿,往后花园逗引那赵秀才。梅香,这是那里?(梅香云)这是太守家花园。(正旦云)梅香,咱去来。这早晚多早晚也?(梅香云)姐姐,这早晚初更时分了。(正旦云)是好花也呵。(唱)

  【仙吕】【赏花时】母亲道年长青春未配人,我拚了个雨打梨花深闭门。我怎肯将名利似浮云。(夫人云)孩儿,你则不出门呵便了也。(正旦唱)我从来有忠信,(云)父亲母亲你但放心。梅香,俺回去来。(唱)我又索纱窗下捱黄昏。(同梅香下)

  【仙吕】【赏花时】我擎着个笑脸儿将他厮问候,(张道南云)小生陪侍小姐同看花咱。(正旦唱)他陪着个小意儿和咱相趁逐。(徐端同夫人上,云)恰才赏牡丹花回绣房中,怎不见大女孩儿?敢是同梅香在后园中看花去了?夫人俺两个看女孩儿去来。(正旦唱)却被这莺声唤猛叫头,(徐端云)叫梅香。(张道南,兴儿惊,云)兀的是有人来也。我与你快走。(同下)(正旦唱)呀,不提防双亲在背后,我可也怎遮得这场羞。

  【仙吕】【点绛唇】恰才个满目繁华,可又早落红飞下,春潇洒。苔径轻踏,香衬凌波袜。

  (符彦卿云)孩儿回去了也。既然有圣人命,着一壁厢着人打扫花园前后干净,待人游玩则个。夫人,俺回去来。(同下)

  (徐端做喝科云)(口退)!你这小贱人,做的好勾当也。(正旦、梅香跪科)(徐端云)兀那辱门败户的小贱人,你是好人家女孩儿,怎生做这等禽兽的勾当?我待打你来,恐伤了父子情肠,兀的不气杀我也。(夫人云)碧桃,我抬举的你成人长大,不去习女工针指,刬的做这等勾当来。我看你怎生见人?呸!兀的不羞杀老身也。(正旦唱)

  【混江龙】则在夕阳西下,黄昏啼杀后栖鸦。看一庭花月,几缕烟霞。暮雨有情沾杏蕊,春风无处不杨花。我裙拖翡翠,鞋蹙鸳鸯,行过低矮矮这个荼(艹縻)架。我则见花穿曲径,草接平沙。

  第一折

  【幺篇】他那里恼乱春风卒未休,(梅香云)姐姐,这场事怎生结果也?(正旦唱)则着我独立花前黯自愁,泪不住点儿流。(做背科,唱)他须是我天缘配偶,常言道女大不中留。(同梅香下)

  (赵汝州云)我恰才饮了几杯酒,闲行几步看花去。(正旦见赵科,云)一个好秀才也。梅香,我久以后嫁人呵,则嫁这等风风流流的秀才。(梅香云)没来由嫁那秀才做甚么?他有甚么好处?(正旦云)这妮子是甚么言语那。(唱)

  (赵匡义、郑恩同上)(赵匡义云)符家园圃真堪赏,柳绿花红景物奇。某赵匡义是也。这个是郑恩兄弟。俺两个去符彦卿花园内赏玩新春之景,与兄弟酒肆中多饮了几杯酒,来迟了些。兄弟,兀的士户人等都散了也,俺回家去罢。(郑恩云)二哥,还早哩。投到俺两个赏罢春呵,天色可也未晚哩。来到这花园门首,俺进去来。(赵匡义云)兄弟,你看那桃红柳绿,万物争妍。是好景也。(郑恩云)二哥,这一会儿人也静了,我且坐一坐,看有甚么人来。(正旦领梅香上,正旦云)妾身符金锭。昨日父亲母亲嘱咐我说道,今日有倾城士户,都来俺花园中赏春,着妾身休出绣房,怕有人看见。妾身在房中坐了一日光景。这早晚赏春的人可也都回去了。我心中闷倦,领着梅香闲看一遭去,有何不可。(梅香云)姐姐,花园中是好耍子儿,休辜负了春景也。(正旦云)一年之前,春为岁首,是好光景也呵。(唱)

  (徐端云)夫人。不想有如此之事,兀的不气杀老夫也。(夫人云)老相公且息怒,只是老身平日欠教训之过。(梅香做慌上科,云)不想姐姐被老相公埋怨了几句,到卧房内一口气死了,如何是好!须索报复老相公知道。(见科)(徐端云)梅香,你慌张做甚么?

  【油葫芦】秀才每从来我羡他,提起来偏喜恰,攻书学剑是生涯。秀才每受辛苦下载寒窗下,久后他显才能一举登科甲。秀才每习礼义,学问答。哎,你一个小梅香今后休奸诈,只说那秀才每不当家。

  【仙吕】【点绛唇】你看那绿柳低垂,燕雏成对,莺声碎。花老芳池,一派游春意。

  (梅香云)恰才小姐被老相公埋怨了几句,向卧房内一口气就气死了,特来报与相公知道。(徐端惊科,云)是真个?(做悲科,云)我的儿阿!(夫人云)事既如此,只索一面报与亲家知道,则说是个急病证死了,一面就在此花园中,捡一块田地,将孩儿尸首埋葬了,省得出丑。儿也,则被你痛杀我也。(同下)

  (梅香云)秀才每几时能勾发达?(正旦唱)

  (梅香云)姐姐,你不肯出来带携我耍一会,只在房里坐,好不闷也。(正旦唱)

  第一折

  【天下乐】你岂知他那有志题桥汉司马,怎不教人嗔怒发,是和非你心中自临察。端的个无礼法,只管里抵触咱,梅香你记着我这一顿打。

  【混江龙】非是我懒临园内,隔花阴怕有外人知。自从我初离绣幕,莲步轻移。春事已随流水去,落花空惹杜鹃啼。冷清清花影疏林内,我则见山光隐隐,绿柳依依。

  (张道南同兴儿上,诗云)独对丹墀日尚中,君恩赐出锦袍红。世人不识文章力,只说家门积善功。小官张道南是也。俺父亲曾为潮阳县县丞。三年任满回来,东京闲住。小官应举,聿得状元及第,除授潮阳知县,现今官衙安下。一壁厢去取父亲、母亲,未曾来到,止有兴儿服侍。天色已晚,我与众衙官饮了几杯酒,心中则是闷倦,不免乘着月色,向花园中和兴儿闲散心咱。(兴儿云)相公,这后园尽也齐整。(张道南云)兴儿。你觑波。夜静更深,风清月朗,古诗有云:花有清香月有阴,此景是也。但可惜春光将暮,众花都己零落。刚那海棠轩侧畔土堆儿上,一树碧桃正开。兴儿,你随俺去看咱?(兴儿做看科,云)相公,兴儿想起来,还记的那时走了白鹦鹉,相公与兴儿来寻,跳过花园来。和那徐知县的小姐相见。谁想今日与相公又来到花园里闲玩,不知相公心儿里,可也还念那小姐么?(张道南云)兴儿,你不提起来,我也忘了。记的那时在花园里共那小姐相会,不久便病死了。正是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徒增一番伤感而己。夜深了,且回去罢。兴儿,你将这碧桃捡那开的盛的折一枝来。胆瓶里插着,等我看咱。(兴儿云)理会的。(做折花科)(张道南云)同我到书房中去。兴儿,将琴来,待我来弹一曲释闷者。(兴儿做取琴科,云)琴在此,请相公自弹,兴儿睡去了。(下)(张道南做弹琴科)(正旦上,云)这里也无人。我本是徐碧桃,不幸辞世,为阳寿未尽,一灵真性不散。听知张道南得了官,在此宅中居住,今夜书房抚琴,不免假做邻家之女,听琴走一遭去呵。(唱)

  (梅香云)姐姐,你待要嫁人,没来由烦恼,怎么便要打我?我有甚么罪过?(正旦云)这妮子,谁烦恼也?(梅香云)你烦恼哩。(正旦唱)

  (梅香云)姐姐,这一会儿可也无人走动,我们去那湖山畔闲耍一会儿去来。(正旦云)你也说的是,俺去来。(梅香云)姐姐,你试看这里的景致,比那前头又不同了。(正旦云)是好一派佳景也。(唱)

  【仙吕】【点绛唇】则我这杏脸藏春,柳眉标恨,萦方寸。无奈东君。花落春将尽。

  【那吒令】这妮子我问着呵,没些儿个势沙;这妮子道着呵,将话儿对答;这妮子使着呵,早装聋做哑。泼贱才,堪人骂,再休来利齿能牙。

  【油葫芦】二月江南莺乱啼,绕花阴双燕飞,则见那秋千闲控玉人归。(梅香云)可惜我们不曾拿的酒来。姐姐,你且在这里耍,我去崇文门外头买两瓶酒来你吃。(正旦唱)便休将诗酒为佳致,可不道山翁之兴何须醉。(梅香云)姐姐,你看那梨花,桃花杏花开的真是好看。(正旦唱)梨花开雪片妆,桃花放红焰飞。你看那浸浸红杏烧林际,端的可也不尽眼中题。

  【混江龙】消不的一天愁闷,清明时节雨纷纷。慵施粉黛,倦点朱唇。恰便似薄命照君青冢恨,少年倩女绿窗魂。这其间可正是我愁时分,则见那巢空翡翠,冢卧麒麟。

  (梅香云)我说甚的来?(正旦唱)

  (梅香云)无一个人也呵。(正旦唱)

  【油葫芦】为甚么我一上青山便化身?端的愁杀人,常只是安排肠断又黄昏,害了个恹渐渐的鬼病儿,积趱下重重叠叠恨。做了个虚飘飘的恶梦儿,捱不出凄凄凉凉运。一会家急急煎煎腹内焦,一会家寻寻思思心内忍。闪的我悲悲切切孤儿寡儿无投奔,因此上凄凄惨惨,无语暗消魂。

  【鹊踏枝】你可又不谦下,可又不贤达。迸定个腌臜不良鼻凹,丑嘴脸浑如蜡渣,直恁般性格儿诌吒。

  【天下乐】抵多少宴罢青楼月下归,不由我猜疑,心上喜。(梅香云)姐姐。你喜欢甚么?(正旦唱)牡丹风似人摇锦机。趁风和花草香,落残红衬燕泥,我则索慢行过芳树底。

  【天下乐】可怜见梦里形容病里身,则今春,憔悴损,比着这花枝更添瘦几分。也无心对镜鸾。也无心整鬓云,我只怕韶光也妒人。

  (云)梅香,你那里知道秀才每事,听我和你说咱。(唱)

  (郑恩云)哥哥,你见么,一个女子来了。(赵匡义云)好个女子也!我闻知符彦卿有个女孩儿是符金锭,此女子必是也。兄弟,俺躲在这花阴下,看他往那里去也。(梅香云)姐姐,天气还早哩。一发散心耍一会。(正旦唱)

  【那吒令】趁碧桃树儿,映纤纤月痕;绕苍苔径儿,步微微露痕;湿香罗袖儿,揾行行泪痕。这其间夜正深,更将尽,(做听科,唱)那琴声却在何处相闻?

  【寄生草】我这里从头说,你那里试听咱。有吴融八韵赋自古无人压,有杜甫五言诗盖吐人惊讶,有李白一封书吓的那南蛮怕。你只说秀才无路上云霄,却不道文官把笔平天下。

  【那吒令】我行来这里,到樱桃树底;转湖山迤逦,过蔷薇架西。步香尘款款呵,怕流莺乱飞。(梅香云)姐姐。一年之中,惟春最好也。(正旦唱)一年中春最好,九十日偏明媚。近黄昏烟雾菲菲。

  (张道南云)正是春色恼人眠不得,你看那月移花影上阑干。小官且出书房外看那月色咱。(做开门,正旦做避科,唱)

  (赵汝州做惊见旦科,云)呀!一个好女子也。不知谁氏之家?怎生得说一句话,可是好也。(正旦唱)

  (匡义云)兄弟,你远着些,我吟一首诗嘲拨他,看他说甚么。(诗曰)姮娥离月殿,织女渡天河。不遇知音者。空劳长叹多。(正旦云)甚么人吟待,好清新之句也。(唱)

  【鹊踏枝】俺只待看是何人?他那里呀的开门。(张道南做见科,云)花阴下好一个女子也!看他那云鬟雾鬓,杏脸桃腮,柳眉星眼,不由咱不动心也。俺试问他咱:那壁小娘子,谁氏人家?夤夜到此何故?(正旦唱)哎,你个题诗的相如,休问我听琴的文君,(张道南云)小生只为春色困人,闲观月色,不期遇着小娘子。(正旦唱)元来是恼春色孤眠不稳,早难道为贱妾断梦劳魂。

  【后庭花】俺将俏书生去问他,又怕这劣梅香瞧见咱。俺这里有意传心事,他那里无言指落花。争奈我是女孩儿家,做这一场活靶,可不的被傍人活笑杀。

  【鹊踏枝】我这里猛听的,似呆痴。又不是月下星前,暗约偷期。不由我听沉了半会,是谁人乱作胡为?

  (张道南云)敢问小娘子谁氏之家?何方居住?因甚到此?(正旦云)妾身乃邻家之女。因月明人静,来此花园中听琴来。(张道南做挂科,云)早知小娘子前来,只合远接。接待不着,勿令见罪。(正旦唱)

  (赵汝州云)请问小娘子谁氏之家?姓甚名谁?(正旦唱)

  (梅香云)姐姐,怕他怎么。左右也没人,你也作一首诗,看他说甚么。(正旦云)不中。则怕有人听见呵,怎了也。(唱)

  【寄生草】他把那寒温叙,礼数勤。(张道南云)此一会小官三生有圭也。(正旦唱)则见他曲躬躬笑把言词问,好着我羞答答忙把身躯褪。我只索悄冥冥俞把容颜认。(云)敢问相公高姓?(张道南云)小生姓张,双名道南。(正旦唱)可正是月明千里故人来,惭愧你东风一夜传芳讯。

  【金盏儿】这秀才忒撑达,将我问根芽。妾身住处兀那东直下,深村旷野不堪夸。俺那里遮藏红杏树,掩映碧桃花。兀良山前五六里,林外两三家。

  【寄生草】又不曾待月在西厢下,听琴在旅店里。踏青惹下弥天罪,赏春光引起鸳鸯会,看群花误到天台地。(云)我依着你。我吟一首诗,看他说甚么。紫燕双双起,鸳鸯对对飞。无言匀粉面,只有落花知。(赵匡义云)好个聪明女子也。我出去见他一面,怕些甚么。(做见科,云)小娘子拜揖。(正旦云)先生万福。一人好聪明俊秀才!(唱)我见他乌纱小帽晃人明,久以后必然金榜题名讳。

  (云)相公因何到此?(张道南)小官现在此县为理。幸得与小娘子相会,小官有句话可敢说么?(正旦云)相公试说咱!(张道南云)小官独居旅邸,若小娘子不嫌,就书院中略叙片时何如?(正旦云)既然公子有留恋之心,妾身同到书房中与相公共话咱。(张道南云)小娘子请坐。看了这女子美貌端庄,岂不是天生就的,不由我不动情。敢问小娘子家住何处?(正旦唱)

  (赵汝州云)小娘子,你端的谁氏之家?(正旦云)妾身是王同知之女,今夜晚间,因看花来到太守花园里,不想遇着秀才。敢问秀才姓甚名谁?(赵汝州云)小生是太守相公的表弟赵汝州是也。小娘子既到此处,到我书房中饮几杯,有何不可?(正旦云)既然如此,同到书房中攀话去咱。(做进书房科)(赵汝州云)小娘子不嫌亵渎,请满饮一杯。(正旦云)秀才请。(赵汝州云)难得小娘子到此,多饮几杯。(正旦唱)

  (赵匡义云)动问小娘子是谁氏之家?姓甚名谁?(正旦云)妾身符金锭是也。先生高姓大名?(赵匡义云)小生赵弘殷之子,赵匡义是也。敢问小娘子多少年纪也?(正旦唱)

  【醉中天】妾身抱天地无穷恨,蒙雨露有深思。(张道南云)住处有甚邻舍?(正旦唱)常则和野草闲花作比邻。(张道南云)小娘子家有多远?(正旦唱)俺住处路接天台近。(张道南云)你那里还有何人?(正旦唱)俺那里有的是秦人晋人,你可也休将咱盘问,则管里絮叨叨拔树寻根。

  【醉中天】笑哈哈捧流霞,我羞怯怯怎酬答。也不知前世今生甚的缘法,相会在花枝下。可知道刘郎喜杀,又值着我玉真未嫁,抵多少香饭胡麻。

  【醉中天】正二九青年际。(赵匡义云)曾许聘他人不曾?(正旦唱)不曾得见良媒,独倚纱窗懒画眉。(赵匡义云)小娘子,小生愿为媒证,许聘他人,可不好那。(正旦唱)多谢你相周济。争奈听姻缘事迟,城难躲避,我又怕惹蜂蝶泄漏春机。

  (张道南云)难得小娘子到此,小生有句话儿,只是不好启齿。(正旦云)有何言语,相公但说不妨。(张道南云)小官未曾婚娶,小娘子又守空房,咱两个成合一处,可也好么?(正旦唱)

  (赵汝州云)小娘子,今夜幸得相会,但不知后会何时?实难为别。(正旦云)妾明夜晚间,将一樽酒一瓶花,与秀才回礼。(赵汝州云)小生来日晚间专望也。(正旦唱)

  (净韩松领净胡缠歪缠冲上,韩松云)自家韩松的便是。天色早便早哩。我们来的迟了些儿也,走一遭耍子去来。(做见科云)一个小娘子,你是那里来的?跟了我家去来。(郑恩做见科,云)这厮好无礼也。(正旦唱)

  【金盏儿】他将我厮温存,我将他索殷勤。口儿未说早心儿顺,俺两个正是那不因亲者强来亲。(张道南云)趁此月色,共饮几杯,、岂不美乎?(正旦唱)你待要花前同酌酒,灯细论文。(张道南云)如此好天良夜,只合早成就了洞房花烛,有甚心情还论文哩?(正旦唱)你则待风清明月夜,成就了花烛洞房春。

  【赚煞】这早晚二更过,初更罢,扑粉面香风飒飒。夜静归来路儿滑,露溶溶湿润衣纱。哎!你个解元嗏,觑着这几朵梨花,更一片银河隔彩霞。贪和你书生打话,畅好是兜兜搭搭,因此上不知明月落谁家。(下)

  【金盏儿】也是我命低微,惹灾危,若是俺尊堂知道可也甘当罪。(赵匡义云)这厮合死也。(正旦唱)他那里揎拳裸袖皱双眉。(韩松云)这个是甚么人?我怕你不成也。(正旦唱)那里也画堂欢宴,早难道是花下燕莺期。

  (云)相公,贱妾千金之体,一旦委之足下,只愿你他日休负了人者。(张道南云)小娘子放心,我若负了心呵,天不盖,地不载,日月不照临。我着你稳取五花官诰,驷马香车,永为秦晋之匹也。(正旦云)妾身与相公成此亲事,或诗或词,求一首珠玉,以为后会张本。(张道南云)只是小官学问短浅,焉敢在小娘子跟前卖弄手作!(正旦云)愿求珠玉。(张道南做写科)(词云)缟衣仙子来何处?咫尺近桃源路。说是武陵溪畔住,玉纤微露,金莲稳步,只恐莺花妒。邂逅刘郎垂一顾,何事匆匆便归去。临别叮咛嘱咐。柳亭花馆,月窗云户,休把春辜负。右调寄青玉案。张道南作。(正旦云)相公是好高才也。(张道南云)芜词拙笔,徒污仙眼耳。(正旦唱)

  (赵汝州云)小生惭愧,有缘遇这个小娘子,许我明夜再会。果然若来时,和他吃几杯儿酒,添些春兴,扢搭帮放翻他。小娘子,只怕你苦哩。(下)

  (胡缠云)大舍不要惹他,则他是赵二舍,那个是郑恩。你惹他,干打杀你。我们去了罢。(韩松云)由他,我明日使人来问这门亲事,不怕你不嫁我。我们且回家里去来。(同歪缠胡缠下)(郑恩云)他们可去了。二哥,俺也去了罢。(正旦云)二舍,你去了罢。则怕俺父亲来,我也回去也。(唱)

  【后庭花】写的来银钩般字字真,珠玑般句句新。端的是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不是我意相亲,听了这一篇谈沦。他能书如王右军,能文似扬子云。现如今拥双凫做宰臣,许下我五花诰为县君。

  第二折

  【赚煞尾】不承望有今朝,到着我愁无计,又怕俺双亲得知,忙步金莲趁早回,休忘厂蝶使蜂媒。(赵匡义云)小娘子,我便着官媒来议亲也呵。(正旦唱)便休要忒延迟误了佳期,准备兰堂宴罢归。(家童冲上,云)姐姐,相公有请。(梅香云)叫我们哩。我去来。(正旦唱)你休要喧喧闹起,再无个商议。(云)二舍,你休怪,我去也。(唱)抵多少青楼歌罢宴酣回。(同梅香家童下)

  (正旦云)相公,妾身收下这词,永为家宝。(张道南云)量小生之词,有何才能,蒙小娘子如此珍重?(正旦唱)

  (赵汝州上,云)小生赵汝州是也。昨夜晚间,遇王同知家的小姐,他约道今夜晚间再来。如今天已晚了也。怎生还不见小姐来?(正旦同梅香捧花上,云)梅香,将这一樽酒一瓶花与那秀才回礼去。(梅香云)咱和你去。(正旦云)风清月白,端的好天气也呵。(唱)

  (郑恩云)二哥,这个小娘原来是符太守之女。恰才那个韩松若不是去了,我不到的饶了他哩。(赵匡义云)兄弟,你休这般说。此事不许一个人知道,俺回家中去来。因来到符氏花园,惹下了一段姻缘。久以后必然匹配,那其间显俺英贤。(同下)

  【柳叶儿】则要的言而有信,不索你唬鬼瞒神。端的个十分才更有十分俊,休使我心儿困。常将这脚儿勤,咱两个拚则在梦儿中暮雨朝云。

  【南吕】【一枝花】花梢月正高,院宇人初静。为怜才子约,嫌煞月儿明。俺忍怕耽惊,俏俏的穿芳径。怕人来更犬惊,花阴里蹑足行行,柳影中潜身等等。

  第二折

  (云)相公,天色将明了也,妾身则索回去,明日晚间,再来相会(张道南云)小官明夜晚间,专等待小娘子,是必早些儿来,你休要失了信也。(正旦唱)

  【梁州第七】不离了这花阴柳影,也强如绣帏中冷冷清清。想才郎没半米儿尘俗性。他比着那谢东山后嗣,杜工部门生,潘安仁颜貌,曹子建才能,他生的才貌相应。虽不设海誓山盟,他、他、他,端的有千种风情,俺、俺、俺,办着个十分志诚,敢、敢、敢,成合了一世的前程。对着这良宵,媚景。玉纤重把罗衣整,露湿的绣鞋儿冷。绕遍园池过小亭,怎敢稍停?

  (净韩松领净胡缠歪缠上)(韩松云)自家韩松是也。昨日走到符家花园里耍去,不想撞见他家个女人,且是生的好,有赵匡义在那里调戏他。着我恼了,若不是他两个说,险不着那郑恩烂羊头打我一顿。如今怎么称的我的心?(歪缠云)这个不打紧。你如今叫将一个媒人来,赏他几两银子,着他去说这门亲去,怕他不肯也怎么?(韩松云)兄弟说的是。我昨日着人请下那个媒婆陈妈妈,他这早晚敢待来也。(净媒婆上,云)我做媒人兜答,一生好吃虾蟆。若还要我说亲,十家打脱九家。老身是这京城里一个媒婆,姓陈。我好不生得聪明,正在家里吃芝麻豆腐茶哩。有韩大舍着人来请我,不知为甚么,我走一遭去。来到也,不要报复,我自过去。(做见科)(韩松云)我请了你这一日,才走将来。(媒婆云)你请我来怎么?(韩松云)我如今央及你一庄事:符彦卿家有个女孩儿,叫做符金锭。你与我说亲去,若成了,我送你十个大银子。(媒婆云)这个不打紧,我如今就去。一箭上垛,你则管放心,我走一遭去。(下)(胡缠云)好了,他去了,必然这事成了。我们且后面闲耍去来。(韩松云)说的是,咱去来。(同下)(赵弘殷同夫人领家童上,赵弘殷云)腰金衣紫受天恩,累辈居官教子孙。自从五代兴王业,民物雍和气象新。某姓赵,双名弘殷,祖居河南府人也。幼习韬略,深看遁甲之书。这是夫人李氏,自从残唐五代以来,朝属梁而暮属晋,天下大乱。即今柴梁王即位,某拜官殿前御林军都指挥使之职。某有二男一女,长者匡胤,次者匡义,一女乃是满堂。有俺赵匡胤去关西替我操练去了,止有二哥匡义在家。近日不知怎么,染其疾病,不能动止。夫人,怎生是好!(夫人云)老相公,我想俺匡义孩儿,为人软善,前日与郑恩去符家花园里赏花回来,就一卧儿不起,百般医治不可,怎生是好也!(赵弘殷云)夫人,我想来,则怕孩儿害的病证,有些暗昧。我早间着人请他姐姐去了,若来时,我自有个主意。这早晚敢待来也。(张光远、罗彦威上,张光远云)某张光远是也。这个将军乃是罗彦威。俺是赵匡胤的朋友,号为十虎。俺叔父着他去关西操练去了,俺弟兄每舍不得,送他到关西回来。来到家中,听的说道二哥匡义染病不能动止。兄弟,俺看望一遭去来。(罗彦威云)哥哥,俺赵匡义哥不知怎生有病,俺若不看一看,显的俺弟兄每无情分了。来到也,家童报复去,道有俺二人来了也。(家童做报科)(做见科,张光远云)叔父,俺众弟兄每望的迟了,二哥病证若何?(赵弘殷云)两个贤侄且请坐,等您众朋友都来全了时,慢慢与你商议。这早晚敢待来也。(石守信、王审琦上,石守信云)某石守信是也。这位将军乃是王审琦。俺们兄弟送赵大郎关西操练去了,回来说道匡义哥哥在家染病,不知如何,俺弟兄每看望一遭去来,(王审琦云)来到了也。家童报复去,道有俺弟兄二人得知探望。(家童做报科)(做相见科,王审琦云)叔父,俺弟兄每探望来迟,二哥病体安乐否?(赵弘殷云)二位贤侄,且少待片时,恁弟兄都来全了时,我与您计议。这早晚敢待来也。(周霸、李汉升上,周霸云)某周霸是也。这个兄弟乃是李汉升。俺是赵匡胤的兄弟。俺弟兄十人,端的是过如管鲍分金义,胜似关张仁德心。今日关西已回,刚到家中,听知二哥匡义在家染病,我须索走一遭去。(李汉升云)哥哥,这匡义哥哥,为人软弱,诚恐有人欺负,俺与你报仇去。说话中间。来到了也。家童报复去,道有俺二人来了也。(家童做报科)(做见科,李汉升云)叔父,俺弟兄每来了也。(赵弘殷云)二位贤侄商议,怎生不见孩儿杨延干史彦昭来?(李汉升云)他两个走路哩,便到也咱呵。(赵弘殷云)既然这等呵,等他那两个来时,我自有主意。这早晚敢待来也。(杨廷干、史彦昭上,杨廷干云)某杨廷干是也。这个兄弟是史彦昭。俺是赵匡胤的兄弟。他关西操练去了,俺都送他去,止留了郑恩在家中。说道匡义哥在家中染病,众弟兄都先去了。兄弟,俺行动些。(史彦昭云)哥哥,俺来了也。家童报复去,道有俺二人来了也。(家童做报科)(做见科,史彦昭云)叔父,俺来迟了也,勿罪也。(赵弘殷云)不敢,不敢,你请坐。(张光远云)叔父。俺众弟兄来全了,敢问匡义哥的病体怎么得来?(赵弘殷云)您听我说。当此一日,匡义与郑恩到的符家花园里赏春去,回来不知怎生就一卧而不起。这几日好生沉重也。(罗彦威云)既然这等呵,俺看一看去如何?(赵弘殷云)恁众人休怪,这两日有些沉重,不敢着您见他。我恰才着人请他姐姐去了,等来时,我自有个主意。家童安排酒肴,与众位贤侄洗尘咱。(张光远云)不敢,既是这等,俺不必饮酒。众兄弟每,俺且回去,等二哥病体痊疴时,再来探望。叔父休怪,俺去来。赵匡义病体昏沉,道着俺个个忧心。等明日若还痊疴,必然要问个来因。(同众下)(赵弘殷云)他众弟兄去了也。他姐姐这早晚敢待来也。(正旦扮赵满堂上,云)妾身赵弘殷的女孩儿,小字满堂。俺父亲生俺子女三人,大兄弟赵匡胤,二兄弟赵匡义。将妾身嫁与汴京王节度王朴为夫人。俺大兄弟游关西操练去了,未曾回来。有俺二哥匡义,不知怎生来染其疾病。父亲着人来请,我须索走一遭去。我想俺赵匡义兄弟,不知为何也呵。(唱)

  【赚煞尾】从今后将红叶不题济,准备着青鸟先传信。(张道南云)小官焉敢负小娘子,但有负心,神明鉴察。(正旦唱)则要你说下言词有准,休着我为你个薄幸王魁告海神。(张道南云)小官见小娘子千娇百媚,早把俺那片魂灵儿勾引去了。(正旦唱)则你这俏心儿引惹了三魂,今日托终身,和你待燕尔新婚。(张道南云)此一宵欢爱,如锦鸳成对,似彩凤成双,岂不是一夜夫妻百夜恩?(正旦唱)休忘了一夜夫妻百夜恩,(张道南云)只愿小娘子早谐连理,共效于飞,以足生平之愿,(正旦唱)则要你日亲日近,俺可便相随相趁,(张道南云)小官感蒙小娘子厚情,我只愿学那张敞,断然不敢做王魁也。(正旦唱)哎,你个画眉人可休做了那负心人。(下)

  (梅香云)姐姐,夜深了,俺慢慢的行。(正旦唱)

  【南吕】【一枝花】俺须是官员仕宦家,又不是黎庶闾阎客。俺兄弟养成彪虎志,久以后必有胆天才。好着我心下疑猜,恨不的两步为一蓦,急煎煎不放怀。俺兄弟困恹恹病在膏肓,猛可里便苦腾腾石沉大海。

  (张道南云)谁想今宵遇着小娘子,看了他千般淹润,万种清标,知他是睡里也,是梦里也。(诗云)多情引动惜花心,此夜欢娱抵万金。两意相投情正美,知音端不负知音。(下)

  【隔尾】我为甚商抄过绿径慌忙迸,我则怕迟到蓝桥淹了尾生。则这窃玉偷香的急心性。冷落了那画屏,香消了宝鼎,这其间倚定鸳鸯枕头儿等。

  【梁州】自从俺已有了徐卿二子,怕甚么令巍峨王氏三槐。俺门户中未有三千客,出来的谈天论地,胸卷江淮。不离了龙韬虎略,弓箭旗牌。展胸襟个个英才,论机谋转转安排。大兄弟虎狼丛惹事招非,刀剑洞大宽地窄,死生巢一迷里裁排。威哉?壮哉?博一个腰金衣紫官三代。暗地里自分解,不知是暑湿风寒天降来,不见个明白。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杂戏剧本集: 无名氏--萨真人夜断碧桃花

上一篇:古代音乐是怎样发展的?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