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小幽灵: 第二章 咱们别说白天
分类:诗词歌赋

  小幽灵和瑞典大将军托斯顿·托斯顿森的故事讲完了。两个朋友在树权上默默坐了一阵子,又往山谷里眺望:望月光皎洁的河面,望猫头鹰市的塔楼和房顶,以及房顶的风向标和烟囱,还有山墙和挑楼。他们清点和欣赏着那为数不多的亮到深夜的灯光。灯一盏接着一盏地熄灭了:这里一盏一那里又一盏。猫头鹰岩古堡上的小幽灵发出了一声长叹。  

  于是,小幽灵飘然回家了:他越过沉睡着的小城的房顶,飞向市政厅,再从市政厅经过菜市场飞向上城门,又从上城门飞往古堡。  

有一群乌鸦和一群猫头鹰结下了怒仇。它们经常互相攻击、残害对方。 乌鸦知道猫头鹰白天眼睛看不见东西,就在天亮时冲进猫头鹰群中,啄死猫头鹰,吃它们的肉。 猫头鹰知道乌鸦一到夜间便什么也看不见,到了晚上,便去啄食乌鸦,开膛破肚,吃它们的肉。就这样,这两群鸟,不分昼夜,冤冤相报,无有止境。 一天,乌鸦群中有一只颇聪明的鸟,对众乌鸦说:“我们和猫头鹰已结下了深深的怨恨,不能和解。最后,不是我们消灭了它们,就是它们杀光了我们,不可能共同生存。我们该想个办法来消灭这群猫头鹰,然后我们才能快乐地生活。否则的话,说不定我们会被它们吃光的。” 众乌鸦觉得它的话很有道理,可是却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便问那只聪明的乌鸦说:“你说得很对,但是有什么好办法,能帮助我们消灭仇敌呢?” 这只聪明的乌鸦说:“你们大家一起来啄我,拔掉我的羽毛,啄破我的头,我便有一个办法,去消灭敌人。” 众乌鸦听了,一哄而上。有的啄它的头,有的拔它的羽毛……一会儿功夫,这只乌鸦便头破羽落,形容憔悴。 这只乌鸦独自飞到猫头鹰的巢穴外面,声声悲伤地哀鸣。猫头鹰听到乌鸦的叫声,都从巢穴中出来,它们看到那只可怜的乌鸦,一只猫头鹰便问道:“你这是怎么了,头破血流,羽毛也快掉光了。我们本是仇敌,你为什么到我们这来?你叫得这么凄惨,是不是有话要说?” 乌鸦声泪俱下,音调悲切地对猫头鹰说:“我没法活下去了,乌鸦们都恨透了我,它们一见到我就攻击我。为了躲避仇人,我只好逃了出来。现在,我无处安身,想来投奔你们。” 那只问话的猫头鹰看这只乌鸦的样子实在可怜,便想把它收留下来。其它的猫头鹰见状,提醒它说:“乌鸦是我们的仇敌,你怎么能随便收留它,做帮助仇敌的事呢?你可要小心啊!” 那只猫头鹰回答说:“它是遇到了困难,才来投奔我们。它现在孤单一身,还能伤害咱们吗?” 于是,那只猫头鹰便收留下了这只乌鸦,每天给乌鸦一些剩肉吃。过了一段时间,乌鸦的伤渐渐好了,羽毛也长丰满了。它每天装作生活得很高兴,但内心却在悄悄地打着主意。 一天,乌鸦从外面衔来一些干树枝和一些干草,放在猫头鹰的巢里。猫头鹰见了不解地问:“你衔这些干草和树枝来干什么?”乌鸦回答说:“你对我这么好,我要报答你的恩情。我看你的巢穴里全是冰冷的石头,冬天就要到了,我衔些草和树枝来抵御风寒。” 猫头鹰以为乌鸦真是这样想的,便没有说什么。 一天,寒风猛烈地刮着,天下起了大雪,猫头鹰们全都钻进了巢穴里,躲避风雪。乌鸦一看机会来了,高兴极了。 乌鸦从牧牛人那里衔来火种,点着了猫头鹰的巢穴,猫头鹰被烧得在巢穴中乱撞乱冲,可是眼睛看不见东西,怎么也飞不出去。最后全被烧死了。天神们知道了这事,说道:“所有的人都不能轻易相信自己的敌人啊!”

  “可惜,”他说,“我只能在夜间看到这条河和这个小城,只能在月光底下,从来不是在白天!”  

  “再会了,猫头鹰市的市民们!你们在上两周里跟我有过各种各样的不愉快,现在你们终于摆脱了我,这是最重要的。无论如何,我绝不会再在小城里露面。从现在起,我要待在我应该待的地方。什么都不会再引诱我离开我的古堡,即便我的好奇心也不会了!”  

  乌乎轻蔑地哼了一声。  

  小幽灵绕着猫头鹰岩的围墙飞了三圈,又绕着古堡的塔楼飞了三周,再绕着包括骑士厅在内的主楼飞了三圈。  

  “咱们别说白天,”他恳求道,“我一听到这个词就眼睛痛!我觉得月光已经够亮了,再亮我可不喜欢!”  

  一切都没变,尽管他觉得自己离开这儿好像已经很久了似的。  

  “尽管如此,”小幽灵说,“但我还是想在白天看看这个世界,哪怕就一次!只是为了知道其中的差别。我可以想像,这对我很有教益……令人激动……”  

  “我现在是否去拜访将军呢?”他想,“不,到下一个雨夜我还有时间。今天,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呸!”乌乎发怒了,“您作为明白事理的小幽灵,怎么会产生这样奇怪的愿望?!请相信我,亲爱的朋友──我曾经有一次白天出去过,光是那一次就永远够了!”  

  乌乎·舒乎正坐在那棵空心橡树的树杈上。他看见小幽灵忽然飞过来,落到他身边,一点儿也不惊讶。  

  小幽灵注意地倾听着。  

  “舒乎先生,我来这儿您不反对吧?”  

  “这事我一点也不知道,您得给我讲讲,舒乎先生!最好是现在就讲!”  

  “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了。”  

  乌乎展开他的羽毛,竖起耳朵,抖了抖身子。他似乎觉得把这个故事说出来很不容易。  

  两个朋友并排坐了一会儿,没出声。  

  “那是在我年轻的时候,”他开始说,“当时,我偶尔会飞到比猫头鹰岩的四周更远的地方去,有时是为了捕食,有时是出于好奇。一次,我看错了时间──您猜怎么着:我突然发觉,天快要亮了!喏,我可以告诉您,那时我离猫头鹰岩至少还有七里路!我在日出之前是不是还能赶回来呢?我飞啊飞,奋力飞,可是太阳比我更快。飞到半路上,它就突然袭击了我。我不得不马上闭起眼睛,因为它那耀眼的光芒使得我眼花纷乱……您可知道,两眼一抹黑,什么也看不见,那么飞该是什么滋味?”  

  “有人帮助了您?”乌乎终于开口了。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小幽灵: 第二章 咱们别说白天

上一篇:缘何那一个国度的百姓宁可自杀牺牲,也不投降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美国作家斯坦贝克:他
    【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美国作家斯坦贝克:他
    姓名:John·斯坦培克(John斯坦培克) 国籍:美利坚联邦合众国 时期:一九〇〇-壹玖陆7 职位:   姓名:John·斯坦培克(John Steinbeck)  性别:男  出生
  • 【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职场礼仪: 公务员的工作
    【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职场礼仪: 公务员的工作
    在日常工作之中,基层公务员有一些基本的礼仪规范必须遵守,这就是工作礼仪。就时间而论,工作礼仪适用于基层公务员的一切上班时间之内。就地点而
  • 太空:人类文明进步的新领域
    太空:人类文明进步的新领域
    大家早就讨论宇宙,宇宙以其辽阔无垠和组织之美让人向往,以其取之不尽的财富和物质财富引人瞩目。大家在想,怎么样使用宇宙的不日常条件为全人类
  • 小凤仙的遭遇和归宿怎样?
    小凤仙的遭遇和归宿怎样?
    小凤仙是一个幼年即堕入青楼的妓女,她与蔡锷交往及助蔡出走,使她与民国初年的政坛发生了传奇性的联系。以往野史说部对此渲染颇多,近年来又因《
  • 我们能够通过思想解决一切问题吗?
    我们能够通过思想解决一切问题吗?
    ●思想一旦觉悟,就不会再瞌睡(卡莱尔) 开展入党培训、把好入党关口是提升党员质量、建设一支优秀党员队伍的内在要求和重要基础。为加强师生入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