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古典文学之后汉书·本纪·孝安帝纪
分类:诗词歌赋

和帝 殇帝

恭宗孝安圣上讳祜,肃宗孙也。父汉安帝庆,母左姬。帝自在邸第,数有神光照室,又有赤蛇盘于床第之间。年7虚岁,好学《史书》,和帝称之,数见禁中。

卷四  孝和孝仁帝纪第陆

孝和圣上讳肇,肃宗第5子也。母梁妃子,为窦皇后所DADA,忧卒,窦后养帝感到己子。建初7年,立为皇太子。

延平元年,庆始就国,和熹皇后特诏留帝清河邸。

和帝 殇帝

章和二年4月乙丑,即圣上位,年九周岁。尊皇后曰皇太后,太后临朝。

3月,殇帝崩,太后与兄车骑将军邓骘定策禁中。其夜,使骘持节,以王青盖车迎帝,斋于殿中。皇太后御崇德殿,百官皆吉服,群臣陪位,引拜帝为长安侯。皇太后诏曰:“先帝圣德淑茂,早弃天下。朕奉皇上,夙夜崇敬日月,冀望成就。岂意卒然颠沛,天年不遂,悲痛断心。朕惟坝子王素被恶疾,念宗庙之重,思继嗣之统,唯长安侯祜质性忠孝,担惊受怕,能通《诗》、《论》,笃学乐古,仁惠爱下。年已十三,有成长之志。亲德系后,莫宜于祜。《礼》‘昆弟之子犹己子’;《春秋》之义,为人后代为之子,不以父命辞王父命。其以祜为孝和国王嗣,奉承祖宗,案礼仪奏。”又作策命曰:“惟延平元年秋十一月癸酉,皇太后曰:咨长安侯祜:孝和太岁懿德巍巍,光于四海;大行天子不永天年。朕惟侯汉安帝世嫡皇孙,谦恭慈顺,在孺而勤,宜奉郊庙,承统伟大职业。今以侯嗣孝和天皇后。其审君汉国,允执当中。‘壹人有庆,万民赖之。’天皇其勉之哉!”读策毕,少保奉上玺绶,即圣上位,年十3。太后犹临朝。

  孝和皇上讳肇,肃宗第5子也。母梁贵人,为窦皇后所谮,忧卒,窦后养帝以为己子。建初七年,立为皇太子。

1月戊寅,改淮阳为陈国,楚郡为广陵国,西平并汝南郡,大理复为庐江郡。遗诏徙西平王羡为陈王,大理王恭为临安王。壬辰,葬孝章圣上于宪陵。壬午,皇太后诏曰:

凉秋庚午,谒高庙。甲戌,谒光北岳庙。6州洪峰。丁未,遣谒者分行虚实,举魔难,赈乏绝。戊寅,葬孝殇太岁于庚陵。丙申,陨石于陈留。

  章和2年三月甲戌,即君王位,年拾岁。尊皇后曰皇太后,太后临朝。

先帝以明圣,奉承祖宗至德要道,天下清静,庶事安顺。今太岁以时辰候,茕茕在疚,朕且佐助听政。外有大国贤王并为蕃屏,内有公卿大夫统理本朝,恭己受成,夫何忧哉!然守文之际,必有内辅以参听断。通判宪,朕之元兄,行能具备,忠孝尤笃,先帝所器,亲受遗诏,当以旧典辅斯职焉。宪固执谦让,节不可夺。今供养两宫,宿卫左右,厥事已重,亦不可复劳以行政事务。故御史邓彪,元功之族,三让弥高,海内归仁,为群贤首,先帝褒表,欲以崇化。今彪聪明康强,可谓老成黄B177矣。其以彪为太史,赐爵关内侯,录都督事,百官总己以听,朕庶几得专心内位。於戏!群公其勉率百僚,各修厥职,爱养元元,绥以如月,称朕意焉。

西域诸国叛,攻都护任尚,遣副教头梁慬救尚,击破之。

  八月丁未,改淮阳为陈国,楚郡为广陵国,西平并汝南郡,齐齐哈尔复为庐江郡。遗诏徙西平王羡为陈王,龙岩王恭为明州王。壬辰,葬孝章太岁于西夏王陵。戊子,皇太后诏曰:

甲辰,有司上奏:“孝章君主崇弘鸿业,德化普洽,垂意黎民,留念稼穑。文加殊俗,武暢方表,界惟人面,无思不服。巍巍荡荡,莫与比隆。《周颂》曰:‘于穆清庙,肃雍显相。’请上尊庙曰肃宗,共进《武德》之舞。”制曰:“可。”戊寅,陈王羡、建邺王恭、乐成王党、下邳王衍、梁王暢始就国。

冬四月,四州洪峰,雨雹。诏以宿麦不下,赈赐贫人。

  先帝以明圣,奉承祖宗至德要道,天下清静,庶事玉溪。今始祖以小时候,茕茕在疚,朕且佐助听政。外有强国贤王并为蕃屏,内有公卿大夫统理本朝,恭己受成,夫何忧哉!然守文之际,必有内辅以参听断。侍中宪,朕之元兄,行能具有,忠孝尤笃,先帝所器,亲受遗诏,当以旧典辅斯职焉。宪固执谦让,节不可夺。今供养两宫,宿卫左右,厥事已重,亦不可复劳以行政事务。故郎中邓彪,元功之族,3让弥高,海内归仁,为群贤首,先帝褒表,欲以崇化。今彪聪明康强,可谓老成黄B177矣。其以彪为太史,赐爵关内侯,录都尉事,百官总己以听,朕庶几得专心内位。於戏!群公其勉率百僚,各修厥职,爱养元元,绥以平和,称朕意焉。

夏3月庚戌,谒高庙。辛卯,谒世祖庙。

嘉平月甲申,汉威宗薨,使司空持节吊祭,车骑将军邓骘护丧事。丙子,罢鱼龙曼延百戏。

  戊戌,有司上奏:「孝章天子崇弘鸿业,德化普洽,垂意黎民,留念稼穑。文加殊俗,武暢方表,界惟人面,无思不服。巍巍荡荡,莫与比隆。《周颂》曰:'于穆清庙,肃雍显相。'请上尊庙曰肃宗,共进《武德》之舞。」制曰:「可。」庚寅,陈王羡、明州王恭、乐成王党、下邳王衍、梁王暢始就国。

乙卯,诏曰:“昔孝武国王致诛胡、越,故权收盐铁之利,以奉师旅之费。自BlackBerry以来,匈奴未宾,永平末年,复修征讨。先帝即位,务休力役,然犹深谋远虑,忧盛危明,探观旧典,复收盐铁,欲以免备不虞,宁安国境。而吏多不佳,动失其便,以违上意。先帝恨之,故遗戒郡国罢盐铁之禁,纵民煮铸,入税县官依然事。其申敕太傅、二千石,奉顺圣旨,勉弘德化,布告天下,使明知朕意。”

永初元年春三微月戊戌朔,大赦天下。蜀郡徼外羌内属。丁卯,分犍为南方为殖民地太师。禀司隶、兗、豫、徐、冀、并州穷人。

  夏6月乙卯,谒高庙。辛未,谒世祖庙。

2月,京师旱。诏长乐少府桓郁侍讲禁中。

3月丙戌,以广成游猎地及被灾郡国公田假与穷人。庚戌,分清河国封帝弟常保为广川王。乙未,司徒梁鲔薨。

  甲午,诏曰:「昔孝武国君致诛胡、越,故权收盐铁之利,以奉师旅之费。自HTC以来,匈奴未宾,永平末年,复修征伐。先帝即位,务休力役,然犹不假思索,常备不懈,探观旧典,复收盐铁,欲防止备不虞,宁安边界。而吏多不好,动失其便,以违上意。先帝恨之,故遗戒郡国罢盐铁之禁,纵民煮铸,入税县官依然事。其申敕太傅、二千石,奉顺圣旨,勉弘德化,布告天下,使明知朕意。」

冬1月丙子,以上卿窦宪为车骑将军,伐北匈奴。

1月癸亥,日有食之,诏公卿内外众官、郡国守、相,举贤良方正、有道术之士,明政术、达古今、能直言极谏者,各壹人。丁巳,永昌徼外僬侥种夷进献内属。丁卯,葬刘翼,赠龙旗、虎贲。

  1一月,京师旱。诏长乐少府桓郁侍讲禁中。

睡觉国遣使献师子、扶拔。

夏3月丁巳,长乐卫尉鲁恭为司徒。乙未,诏封亚速海王睦孙寿光侯普为安达曼海王。9真徼外夜郎东夷举上内属。

  冬3月丁未,以左徒窦宪为车骑将军,伐北匈奴。

永元元年春1月辛酉,初令郎官诏除者得占丞、尉,以比秩为真。

十二月丙申,爵皇太后母阴氏为新野君。庚申,河东地陷。乙酉,罢西域都护。

  安息国遣使献师子、扶拔。

夏10月,车骑将军窦宪出鸡鹿塞,度辽将军邓鸿出稒阳塞,南单于出满夷谷,与北匈奴战于稽落山,大破之,追至私渠比鞮海。窦宪遂登燕然山,刻石勒功而还。北单于遣弟右温禺鞮王奉奏进献。

先零种羌叛,断陇道,大为寇掠,遣车骑将军邓骘、征西里正任尚讨之。乙丑,赦除诸羌相连结谋叛逆者罪。

  永元元年春四月甲戌,初令郎官诏除者得占丞、尉,以比秩为真。

秋八月壬辰,会稽山崩。

秋5月丙戌,诏三公明申旧令,禁奢华,无作浮巧之物,殚财厚葬。是日,郎中徐防免。丁亥,司空尹勤免。壬戌,调杨州伍郡租米,赡给东郡、济阴、陈留、东晋、下邳、山阳。甲申,诏曰:“自今长吏被考竟未报,自非父母丧,无故辄去职者,剧县七虚岁、平县四岁以上,乃得次用。”戊申,诏太仆、少府减黄门鼓吹,以补羽林士;厩马非乘舆常所御者,皆减半食;诸所创建,非供宗庙园陵之用,皆且止。乙酉,诏死罪以下及亡命赎,各有差。乙巳,太师张禹为太守,太常周章为司空。

  夏1月,车骑将军窦宪出鸡鹿塞,度辽将军邓鸿出稒阳塞,南单于出满夷谷,与北匈奴战于稽落山,大破之,追至私渠比鞮海。窦宪遂登燕然山,刻石勒功而还。北单于遣弟右温禺鞮王奉奏进献。

闰月丙申,诏曰:“匈奴背叛,为害久远。赖祖宗之灵,师克有捷,丑虏破碎,遂扫厥庭,役不再籍,万里清荡,非朕小子眇身所能克堪。有司其案旧典,告类荐功,以章休烈。”

冬十二月,扶桑遣使进献。辛酉,新城山泉水大出。

  秋11月丁丑,会稽山崩。

上秋戊申,以车骑将军窦宪为御史,以中郎将刘尚为车骑将军。

10九月丙辰,司空周章密谋废立,策免,自杀。甲寅,敕司隶左徒、冀、并二州大将军:“民讹言相惊,弃捐旧居,老弱相携,落魄道路。其各敕所司长吏,躬亲晓喻。若欲归本郡,在所为封长檄;不欲,勿强。”

  闰月甲子,诏曰:「匈奴背叛,为害久远。赖祖宗之灵,师克有捷,丑虏破碎,遂扫厥庭,役不再籍,万里清荡,非朕小子眇身所能克堪。有司其案旧典,告类荐功,以章休烈。」

冬11月,令郡国B175刑输作军营,其徙出塞者,刑虽未竟,皆免归田里。戊戌,阜陵王延薨。

拾5月乙巳,颍川军机大臣张敏(zhāng mǐn )为司空。

  5月甲辰,以车骑将军窦宪为太尉,以中郎将刘尚为车骑将军。

是岁,郡国9大水。

是岁,郡国十8地震;四101立春,或山水暴至;二10八大风,雨雹。

  冬1月,令郡国B17伍刑输作军营,其徙出塞者,刑虽未竟,皆免归田里。丙申,阜陵王延薨。

二年春元月甲午,大赦天下。

二年春嘉月,禀浙江、下邳、东莱、布拉迪斯拉发贫民。

  是岁,郡国九大水。

10月戊寅,日有食之。己丑,复置西河、上郡属国长史官。

车骑将军邓骘为种羌所败于冀西。

  2年春天中乙卯,大赦天下。

夏八月庚寅,分太山为济北国,分乐成、E4C三郡、勃海为河间国。甲申,封皇弟寿为济北王,开为河间王,淑为城阳王,绍封故淮阳王昞子侧为常山王。赐公卿以下至佐史钱、布各有差。庚午,遣副太守阎磐讨北匈奴,取伊吾卢地。庚寅,绍封故齐王晃子无忌为齐王,地中海王睦子威为阿拉伯海王。

春日乙巳,遣光禄先生樊准、吕仓分行冀、兗二州,禀贷流民。

  三月辛未,日有食之。甲寅,复置西河、上郡属国知府官。

车师前后王并遣子入侍。月氏国遣兵攻西域太傅班定远,超击降之。

夏一月乙巳,汉阳城中火,烧杀3000五百柒12人。

  夏5月丁卯,分太山为济北国,分乐成、E4C三郡、勃海为河间国。丙寅,封皇弟寿为济北王,开为河间王,淑为城阳王,绍封故淮阳王昞子侧为常山王。赐公卿以下至佐史钱、布各有差。戊辰,遣副郎中阎磐讨北匈奴,取伊吾卢地。己卯,绍封故齐王晃子无忌为齐王,西里伯斯海王睦子威为比斯开湾王。

五月丁酉,拉斯维加斯王焉薨。

1月,旱。丙辰,皇太后幸德阳寺及若庐狱,录囚徒,赐浙江尹、廷尉、卿及官属以下各有差,即日降雨。

  车师前后王并遣子入侍。月氏国遣兵攻西域节度使班定远,超击降之。

秋八月乙卯,参知政事窦宪出屯咸阳。

三月,京师及郡国四10洪流,大风,雨雹。

  十一月丁丑,明斯克王焉薨。

素节,北匈奴遣使称臣。

秋3月庚戌,诏曰:“昔在天子,承天理民,莫不据琁机玉衡,以齐七政。朕以不德,遵奉伟大工作,而阴阳差越,变异并见,万民饥流,羌黑白猫叛戾。夙夜克己,忧心京京。间令公卿郡国举贤良方正,远求博选,开不讳之路,冀得至谋,以鉴不逮,而所对皆循尚蜚语,无卓尔异闻。其百僚及郡国吏人,有道术明习灾异阴阳之度琁机之数者,各使指变以闻。二千石长吏明以诏书,博衍幽隐,朕将亲览,待以不次,冀获嘉谋,以承天诫。”

  秋7月庚戌,太傅窦宪出屯寿春。

冬7月,遣行中郎将班固报命南单于。遣左谷蠡王师子出鸡鹿塞,击北匈奴于河云北,大破之。

闰月丁酉,广川王常保薨,无子,国除。庚子,蜀郡徼外羌举土内属。

  4月,北匈奴遣使称臣。

三年春满月戊午,太岁卢比服,赐诸侯王、公、将军、特进、中2千石、列侯、宗室子孙在京师奉朝请者黄金,将、大夫、郎吏、从官帛。赐民爵及粟帛各有差,大酺26日。郡国中都官系囚死罪赎缣,至司寇及逃跑,各有差。乙亥,赐京师民酺,布两户共1匹。

秋天庚申,诏王国官属墨绶下至郎、谒者,其经明任博士,居乡里有廉清孝顺之称、才任理人者,国相岁移名,与计偕上宰相,公府通调,令得外补。

  冬1十二月,遣行中郎将班固报命南单于。遣左谷蠡王师子出鸡鹿塞,击北匈奴于河云北,大破之。

八月,军机大臣窦宪遣左节度使耿夔出居延塞,围北单于于金微山,大破之,获其母阏氏。

冬十二月庚戌,禀济阴、山阳、玄菟贫民。征西节度使任尚与先零羌战于平襄,尚军败绩。

  三年春新正丁卯,太岁欧元服,赐诸侯王、公、将军、特进、中二千石、列侯、宗室子孙在京师奉朝请者黄金,将、大夫、郎吏、从官帛。赐民爵及粟帛各有差,大酺十日。郡国中都官系囚死罪赎缣,至司寇及逃逸,各有差。乙未,赐京师民酺,布两户共一匹。

夏10月癸丑,尊皇太后母比阳公主为长公主。辛未,阜陵王种薨。

十八月戊午,拜邓骘为太尉,征还首都,留任尚屯陇右。先零羌滇零称天子于北地,遂寇叁辅,东犯赵、魏,南入广陵,杀广安都尉董炳。

  10月,侍中窦宪遣左上大夫耿夔出居延塞,围北单于于金微山,大破之,获其母阏氏。

冬1月庚辰,行幸长安。诏曰:“南蛮未有,名王仍降,西域诸国,纳质内附,岂非祖宗迪哲重光之鸿烈欤?寤寐叹息,想望旧京。其赐行所过2千石长吏已下及三老、官属钱帛,各有差;鳏、寡、孤、独、笃癃、贫不可能自存者粟,人三斛。”

十四月丁卯,禀东郡、巨鹿、广阳、安定、定襄、沛国贫民。

  夏3月辛亥,尊皇太后母比阳公主为长公主。辛酉,阜陵王种薨。

拾3月戊戌,祠高庙,遂有事拾1陵。诏曰:“高祖功臣,萧、曹为首,有传世不绝之义。曹参后容城侯无嗣。朕望长陵西门,见2臣之垅,循其远节,每有感焉。忠义获宠,古今所同。可遣使者以中牢祠,大鸿胪求近亲宜为嗣者,须景风绍封,以章厥功。”

广汉天涯参狼羌降,分广汉西部为所在国太守。

  冬十二月己亥,行幸长安。诏曰:「东夷未有,名王仍降,西域诸国,纳质内附,岂非祖宗迪哲重光之鸿烈欤?寤寐叹息,想望旧京。其赐行所过二千石长吏已下及3老、官属钱帛,各有差;鳏、寡、孤、独、笃癃、贫无法自存者粟,人三斛。」

二之日,复置西域都护、骑太史、戊己左徒官。戊辰,至自长安,减B17伍刑徒从驾者刑七月。

是岁,郡国拾二地震。

  十七月戊戌,祠高庙,遂有事101陵。诏曰:「高祖功臣,萧、曹为首,有传世不绝之义。曹敬伯后容城侯无嗣。朕望长陵南门,见二臣之垅,循其远节,每有感焉。忠义获宠,古今所同。可遣使者以中牢祠,大鸿胪求近亲宜为嗣者,须景风绍封,以章厥功。」

四年春三之日,北匈奴右谷蠡王於除鞬自立为单于,款塞乞降。遣太尉左教头耿夔授玺绶。

三年春三阳辛巳,天子美元服。大赦天下。赐王、主、妃子、公、卿以下金帛各有差;汉子为父后,及三老、考悌、力田爵,人二级,流民欲占者人一流。遣骑尚书任仁讨先零羌,不利,羌遂破没临洮。高句骊遣使进献。

  八月,复置西域都护、骑里胥、戊己通判官。己卯,至自长安,减B175刑徒从驾者刑5月。

1月己丑,司徒袁安薨。闰月丁酉,太常丁鸿为司徒。

三月,京师范大学饥,民相食。壬寅,公卿诣阙谢。诏曰:“朕以幼冲,奉承鸿业,不可能宣流风化,而感逆阴阳,至令百姓饔飧不继,更相啖食。永怀悼叹,若坠渊水。咎在朕躬,非群司之责,而过自贬引,重朝廷之不德。其务思变复,以助不逮。”戊戌,诏以鸿池假与穷人。己酉,司徒鲁恭免。

  肆年春三微月,北匈奴右谷蠡王於除鞬自立为单于,款塞乞降。遣太尉左都督耿夔授玺绶。

夏六月戊辰,大将军窦宪还至首都。

夏八月丙午,大鸿胪秦皇岛夏勤为司徒。

  7月庚辰,司徒袁安薨。闰月乙丑,太常丁鸿为司徒。

十二月丁亥朔,日有食之。庚午,郡国拾三地震。窦宪潜图弑逆。庚申,幸南宫。诏收捕宪党射声军机大臣郭璜,璜子御史举,卫尉邓叠,叠弟步兵太守磊。皆下狱死。使谒者仆射收宪太师印绶,遣宪及弟笃、景就国,到皆自决。

三公以国用不足,奏令吏人入钱谷,得为关内侯、虎贲羽林郎、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夫、官府吏、缇骑、营士各有差。丙戌,诏上林、广成苑可垦辟者,赋与穷人。庚辰,孝李晔虎威薨。

  夏1月乙亥,教头窦宪还至首都。

是夏、旱、蝗。

二月丙寅,封乐安王宠子延平为刘翼。丁巳,沛王正薨。辛卯,京师大风。

  7月己未朔,日有食之。甲午,郡国拾三地震。窦宪潜图弑逆。庚辰,幸西宫。诏收捕宪党射声都尉郭璜,璜子巡抚举,卫尉邓叠,叠弟步兵通判磊。皆下狱死。使谒者仆射收宪长史印绶,遣宪及弟笃、景就国,到皆自决。

秋十二月甲寅,都尉宋由坐党宪自杀。

十一月,乌桓寇代郡、上谷、涿郡。

  是夏、旱、蝗。

二月戊午,司空任隗薨。庚寅,大司农尹睦为都尉,录太师事。丁未,赐公卿以下至佐史钱、谷各有差。

秋三月,海贼张伯路等寇略缘海玖郡,遣侍上卿庞雄督州、郡兵讨破之。庚子,诏长吏案行在所,皆令种宿麦蔬食,务尽地力,其贫者给种饷。

  秋3月壬寅,上大夫宋由坐党宪自杀。

冬二月甲寅,宗正刘方为司空。

早秋,雁门乌桓及鲜卑叛,败5原郡兵于高渠谷。

  3月癸亥,司空任隗薨。乙丑,大司农尹睦为士大夫,录县令事。甲申,赐公卿以下至佐史钱、谷各有差。

十11月丁卯,诏:“二〇一玖年郡国秋稼为旱、蝗所伤,其什④上述勿收田租、刍稿;有不满者,以实除之。”

冬一月,南单于叛,围中郎将耿种于美稷。

  冬4月丁巳,宗正刘方为司空。

武陵零陵澧中蛮叛。烧当羌寇金城。

10五月,遣行车骑将军何熙讨之。

  105月戊寅,诏:「二零一玖年郡国秋稼为旱、蝗所伤,其什4以上勿收田租、刍稿;有不满者,以实除之。」

伍年春一月辛酉,宗祀伍帝于明堂,遂登灵台,望云物。大赦天下。辛未,千乘王伉薨。丁未,封国君万岁为广宗王。

十七月甲辰,郡国玖地震。辛未,有星孛于天苑。

  武陵零陵澧中蛮叛。烧当羌寇金城。

春日甲戌,诏有司省减内外厩及金陵诸苑马。自东京(Tokyo)离宫果园上林广成囿悉以假贫民,恣得采捕,不收其税。甲戌,诏曰:“二零一八年秋麦入少,恐民食不足。其上尤贫不可能自给者户口人数。往者郡国上贫民,以衣履釜B一⑦A为赀,而豪右得其饶利。诏书实核,欲有以益之,而长吏不可能躬亲,反更征召汇集,令失农作,愁扰百姓。若复有犯者,二千石先坐。”丁未,教头邓彪薨。辛巳,苏南地震。

是岁,京师及郡国四101谷雨雹。并、凉贰州大饥,人相食。

  5年春孟月戊戌,宗祀5帝于明堂,遂登灵台,望云物。大赦天下。乙未,千乘王伉薨。甲寅,封圣上万岁为广宗王。

一月丙子,诏曰:“公投良才,为政之本。科别行能,必由乡曲。而郡国举吏,不加简择,故先帝明敕在所,令试之以职,乃得充选。又德行尤异,不须经职者,别署状上。而宣布以来,出入九年,贰千石曾不承奉,恣心从好,司隶、太傅讫无纠察。今新蒙赦令,且复申敕,后有犯者,鲜明其罚。在位不以大选为忧,督察不以发觉为负,非独州郡也。是以庶官多非其人。下民被别有用心之伤,由法不行故也。”己丑,遣使者分行贫民,举实流冗,开仓赈禀三拾余郡。

四年春元月元旦,会,彻乐,不陈充庭车。戊辰,诏以3辅比遭寇乱,人庶流冗,除三年逋租、过更、口算、刍稿;禀上郡贫民各有差。

  7月甲戌,诏有司省减内外厩及钱塘诸苑马。自新加坡离宫果园上林广成囿悉以假贫民,恣得采捕,不收其税。乙酉,诏曰:「二零一八年秋麦入少,恐民食不足。其上尤贫不可能自给者户口人数。往者郡国上贫民,以衣履釜B17A为赀,而豪右得其饶利。诏书实核,欲有以益之,而长吏无法躬亲,反更征召汇集,令失农作,愁扰百姓。若复有犯者,二千石先坐。」丙午,郎中邓彪薨。辛卯,赣南地震。

夏1月壬辰,封阜陵王种兄鲂为阜陵王。

海贼张伯路复与勃海、平原剧贼刘文河、周文光等攻厌次,杀侍中,遣上卿中丞王宗督青州尚书法雄讨破之。度辽将军梁慬、辽东上大夫耿夔讨破南单于於属国故城。辛巳,诏减百官及州、郡、县奉各有差。

  二月甲辰,诏曰:「大选良才,为政之本。科别行能,必由乡曲。而郡国举吏,不加简择,故先帝明敕在所,令试之以职,乃得充选。又德行尤异,不须经职者,别署状上。而发布以来,出入玖年,2千石曾不承奉,恣心从好,司隶、提辖讫无纠察。今新蒙赦令,且复申敕,后有犯者,明显其罚。在位不以公投为忧,督察不以发觉为负,非独州郡也。是以庶官多非其人。下民被别有用心之伤,由法不行故也。」戊子,遣使者分行贫民,举实流冗,开仓赈禀三十余郡。

7月丁巳,郡国3雨雹。

2月丁酉,禀邢台穷人。南匈奴寇常山。己亥,初置长安、雍二营大将军官。乙酉,诏自建初以来,诸祅言它过坐徙边者,各归本郡;其没入官为奴婢者,免为庶人。

  夏10月甲子,封阜陵王种兄鲂为阜陵王。

秋七月乙未,广宗王万岁薨,无子,国除。

诏谒者刘珍及《伍经》博士,校定东观《5经》、诸子、传记、百家艺术,整齐脱误,是正文字。

  11月甲寅,郡国3雨雹。

匈奴单于於除鞬叛,遣中朗将任尚讨灭之。庚申,令郡县劝民蓄蔬食以助伍谷。其官有陂池,令得使用,勿收假税1岁。

四月,南单于降。先零羌寇褒中,攀枝花经略使郑勤战殁。徙金城郡都襄武。乙丑,杜陵园火。庚寅,郡国9地震。

  秋三月壬辰,广宗王万岁薨,无子,国除。

冬十二月丁卯,里正尹睦薨。十八月戊戌,太仆张酺为都督。

夏一月,陆州蝗。丁亥,大赦天下。

  匈奴单于於除鞬叛,遣中朗将任尚讨灭之。壬辰,令郡县劝民蓄蔬食以助伍谷。其官有陂池,令得使用,勿收假税二周岁。

是岁,武陵郡兵破叛蛮,降之。护羌太守贯友讨烧当羌,羌乃遁去。南单于安国叛,骨都侯喜斩之。

秋1月戊寅,三郡大水。戊寅,骑都尉任仁下狱死。

  冬五月庚戌,上大夫尹睦薨。十二月丙申,太仆张酺为抚军。

6年春孟月,永昌徼外夷遣使译献犀牛、大象。戊子,司徒丁鸿薨。

商节丁卯,彭城郡地震。

  是岁,武陵郡兵破叛蛮,降之。护羌节度使贯友讨烧当羌,羌乃遁去。南单于安国叛,骨都侯喜斩之。

春天己亥,遣谒者分行禀贷三河、兗、冀、青州穷人。

冬十月庚寅,新野君阴氏薨,使司空持节护丧事。提辖邓骘罢。

  陆年春夏正,永昌徼外夷遣使译献犀牛、大象。壬寅,司徒丁鸿薨。

许阳侯马光自杀。丙子,司空刘方为司徒,太常张奋为司空。

5年春春王辛巳朔,日有食之。丙子,郡国10地震。

  二月辛酉,遣谒者分行禀贷三河、兗、冀、青州穷人。

5月戊寅,诏流民所过郡国皆实禀之,其有贩售者勿出租汽车税,又欲就贱还归者,复壹周岁田租、更赋。乙亥,诏曰:“朕以眇末,承奉鸿烈。阴阳不和,水田和旱地违度,济、河之域,凶馑流亡,而未获忠言至谋,所以解救之策。寤寐永叹,用思孔疚。惟官人不得于上,黎民不萧规曹随下,有司不念宽和,而竞为苛刻,覆案不急,以妨民事,甚非所以被骗天心,下济元元也。思得忠良之士,以辅朕之不逮。其令三公、中2千石、二千石、内郡守相举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之士各一人。昭岩穴,披幽隐,遣诣公车,朕将悉听焉。”帝乃亲临策问,选补郎吏。

丙午,长史张禹免。乙丑,光禄勋李脩为节度使。

  许阳侯马光自杀。己酉,司空刘方为司徒,太常张奋为司空。

夏二月,蜀郡徼外羌率种人遣使内附。

3月丁酉,诏省减郡国进献太官口食,先零羌寇河东,遂至阿布扎比。

  一月庚辰,诏流民所过郡国皆实禀之,其有贩售者勿出租汽车税,又欲就贱还归者,复一周岁田租、更赋。丁酉,诏曰:「朕以眇末,承奉鸿烈。阴阳不和,水田和旱地违度,济、河之域,凶馑流亡,而未获忠言至谋,所以解救之策。寤寐永叹,用思孔疚。惟官人不得于上,黎民不萧规曹随下,有司不念宽和,而竞为苛刻,覆案不急,以妨民事,甚非所以上圈套天心,下济元元也。思得忠良之士,以辅朕之不逮。其令叁公、中2千石、贰千石、内郡守相举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之士各一位。昭岩穴,披幽隐,遣诣公车,朕将悉听焉。」帝乃亲临策问,选补郎吏。

一月,城阳王淑薨,无子,国除。

十一月,诏浙西徙襄武,安定徙美阳,北地徙池阳,上郡徙衙。夫馀夷犯塞,杀伤吏人。

  夏三月,蜀郡徼外羌率种人遣使内附。

一月庚申,初令伏闭尽日。

闰月丁未,赦彭城河西四郡。

  五月,城阳王淑薨,无子,国除。

秋2月,京师旱。诏中都官徒各除半刑,谪其未竟,三月已下皆免遣。乙亥,幸雍州寺,录囚徒,举冤狱。收邢台令下狱抵罪,司隶上大夫、吉林尹皆左降。未及还宫而澍雨。

戊戌,诏曰:

  6月壬子,初令伏闭尽日。

西域都护班仲升大破焉耆、尉犁,斩其王。自是西域降服,纳质者五十余国。

朕以不德,奉郊庙,承伟业,不能够兴和降善,为人祈祷。灾异蜂起,寇贼驰骋,夷狄猾夏,戎事不息,百姓贫乏,疲于征发。重以蝗虫滋生,害及成麦,秋稼方收,甚可悼也。朕以不明,统理失中,亦未获忠良以毘阙政。传曰:“颠而不扶,危而不持,则将焉用彼相矣。”公卿大夫将为什么匡救,济斯艰厄,承天诫哉?盖为政之本,莫若得人,褒贤显善,圣制所先。“济济多士,文王以宁”。思得忠良正直之臣,以辅不逮。其令三公、特进、侯、中2千石、2千石、郡守、诸侯相举贤良方正、不道术、达于政化、能直言极谏之士各1个人,及至孝与众卓异者,并遣诣公车,朕将亲览焉。

  秋10五月,京师旱。诏中都官徒各除半刑,谪其未竟,二月已下皆免遣。丁丑,幸驻马店寺,录囚徒,举冤狱。收上饶令下狱抵罪,司隶里正、青海尹皆左降。未及还宫而澍雨。

南单于安国从弟子逢侯率叛胡亡出塞。3月甲申,以光禄勋邓鸿行车骑将武力,与越骑教头冯柱、行度辽将军朱徽、使匈奴中郎将杜崇讨之。冬十四月,护乌桓少保任尚率乌桓、鲜卑,大破逢侯,冯柱遣兵追击,复破之。

三月丁酉,乐成王巡薨。

  西域都护班定远大破焉耆、尉犁,斩其王。自是西域降服,纳质者五10余国。

诏以勃海郡属临安。

秋八月庚午,诏叁公、特进、9卿、里正,举列将子孙明晓战陈任将帅者。

  南单于安国从弟子逢侯率叛胡亡出塞。一月壬寅,以光禄勋邓鸿行车骑将武力,与越骑节度使冯柱、行度辽将军朱徽、使匈奴中郎将杜崇讨之。冬十3月,护乌桓大将军任尚率乌桓、鲜卑,大破逢侯,冯柱遣兵追击,复破之。

武陵溇中蛮叛,郡兵讨平之。

金秋,汉阳人杜琦、王信叛,与先零诸种羌攻克上邽城。

  诏以勃海郡属兖州。

7年春早春,行车骑将军邓鸿、度辽将军朱徽、中郎将杜崇皆下狱死。

十十月,汉阳太傅赵博遣额刺杀杜琦。

  武陵溇中蛮叛,郡兵讨平之。

夏八月丁巳朔,日有食之。帝引见公卿问得失,令将、大夫、上卿、谒者、大学生、议郎、郎官会廷中,各言封事。诏曰:“元首不明,化流无良,政失于民,谪见于天。深惟庶事,伍教在宽,是以旧典因孝廉之举,以求其人。有司详选郎官宽博有谋、才任典城者3十位。”既而悉以所选郎出补长、相。

是岁,九州蝗,郡国八白露。

  ⑦年春三阳,行车骑将军邓鸿、度辽将军朱徽、中郎将杜崇皆下狱死。

三月丁卯,改千乘国为乐安国。

六年春华岁辛未,诏越巂置长利、高望、始昌三苑,又令广陵郡置万岁苑,犍为置汉平苑。

  夏一月辛丑朔,日有食之。帝引见公卿问得失,令将、大夫、里胥、谒者、博士、议郎、郎官会廷中,各言封事。诏曰:「元首不明,化流无良,政失于民,谪见于天。深惟庶事,⑤教在宽,是以旧典因孝廉之举,以求其人。有司详选郎官宽博有谋、才任典城者三1四位。」既而悉以所选郎出补长、相。

十月丙戌,沛王定薨。

三月,十州蝗。

  一月丁亥,改千乘国为乐安国。

秋八月壬子,易阳地裂。

夏十月甲申,司空张敏(zhāng mǐn )罢。壬子,太常刘恺为司空。

  11月辛酉,沛王定薨。

首秋戊午,京师地震。

四月,旱。戊戌,诏令中贰千石下至黄绶,壹切复秩还赎,赐爵各有差。甲子,皇太后幸雒阳寺,录囚徒,理冤狱。

  秋八月乙巳,易阳地裂。

捌年春七月辛卯,立妃子阴氏为皇后。赐天下男生爵,人二级,三老、孝悌、力田三级,民无名氏数及流民欲占者一流;鳏、寡、孤、独、笃癃,贫不可能自存者粟,人5斛。

十二月乙巳,豫章、员谿、原山崩。乙酉,大赦天下。遣侍太守唐喜讨汉阳贼王信,破斩之。

  7月癸巳,京师地震。

夏八月壬戌,乐成王党薨。丁酉,诏赈贷并州四郡贫民。

冬1011月乙丑,护乌桓左徒吴祉下狱死。

  ⑧年春八月辛酉,立贵妃阴氏为皇后。赐天下男生爵,人二级,三老、孝悌、力田三级,民无名数及流民欲占者一级;鳏、寡、孤、独、笃癃,贫不能够自存者粟,人伍斛。

五月,河内、陈留蝗。

是岁,先零羌滇零死,子零昌复袭伪号。

  夏5月丁酉,乐成王党薨。甲子,诏赈贷并州四郡贫民。

南匈奴右温禺犊王叛,为寇。秋三月,行度辽将军庞奋、越骑参知政事冯柱追讨之,斩右温禺犊王。车师后王叛,击其前王。

7年春三微月辛酉,皇太后率大臣命妇谒宗庙。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文学之后汉书·本纪·孝安帝纪

上一篇:繁星·春水: 小编简要介绍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