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小小说精选: 婆媳(小小说)
分类:诗词歌赋

■ 吴守春

林是一位已婚女人和丈夫张结婚已有五年了,今年有三十岁了,丈夫张是XX公司的经理月收入还不错,林在两年前就把工作辞了在家做起家庭主妇来。丈夫张在城里买了楼房本来是接着母亲一起过来住的可是张母嫌城里太吵了便回乡下住了只是隔段时间就会来看望他们夫妻两。

 “巴克美”是个地名,在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境内的登特科屯与宜卧奇屯中间,是嫩江流经的一条江湾的名称。而“巴克美”这地名的来源却有一个动人的传说。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6年第5期  通俗文学-市井小说

城里的夜晚还是那么的繁华,林望着偌大的房子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心里不免有些失落,自从丈夫当上经理后就很少早早回家每次都是在半夜两三点才回来,回来后也就倒头就睡很少与她交流,这让林更觉得孤独。林每次看着丈夫的背影总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因为她做了一件对不起丈夫的事来,丈夫因工作而冷落了林,林有时夜里会和一些朋友一起去酒吧,在酒吧里她认识了李,李比林大十岁,他和他的妻子结婚有二十几年了感情有些淡了就到外面寻找刺激来。就这样一颗寂寞的心与想找刺激的心便走到了一起。

 01 

  晴和丈夫双双下岗,丈夫外出打工,晴则与另一位姐妹合伙开了座茶楼。

今天张很早就回家对林说:老婆我明天要出差,大概得一个月回来,你一个人在家我也有点不放心,我给妈打电话了让她明天过来陪你。听到丈夫要去出差林心理有些不高兴有些撒娇的说:老公你不是前几天刚出差过嘛怎么又要去啊!

相传,在很古的时候,有一户达斡尔人家,家中三口人:母亲、儿子和儿媳。

  丈夫临离家的前夕,晴说,把老家的母亲接过来吧,母亲孤身一人,腿脚不便,你走了,儿子又上大学,我和母亲相互有个照应。

张温柔的看着林说:乖,这是公司那边的安排我也没办法啊!再说我这不也是为了这个家吗?乖明天我让妈过来陪你。

儿子名叫巴图热,是打猎、打渔的能手。媳妇唤斯德玛,年轻、美丽且又贤惠,做饭、栽烟、绣花样样能。

  婆婆就被接了过来。

恩。

小夫妻对母亲至孝尽礼,一家人相安无事,生活幸福美满。

  婆婆听说儿媳开的是茶楼,儿子又不在身边,媳妇猫似的昼伏夜出,就有点不放心。

第二天张吃过早饭就走了,中午张母就来了,对这个婆婆林的感觉的一般。第一次见到张母时林就对张母不是很满意穿的土里土气的还很啰嗦,而张母就不同了她对这个儿媳到是很满意的。张母在城里住的这几天林听张要出差的前一晚交代带着她到城里的一些旅游景点去游玩了一番也买了好些个东西,张母也是苦过来的人看儿媳给自己买这么东西还是有些心疼钱的,一个劲的劝林不要乱买东西,林知道婆婆是心疼钱:妈,我是您的儿媳给你买点东西孝敬您是应该的,您就收下吧!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日,斯德玛突然暴病,还没有来得及请医治疗,便带着腹中三个月的胎儿一命归西。

  儿媳看出了婆婆的心思,便同另一位合作伙伴商议,让她不在茶楼过夜。

可是我东西很多了,不用再买了。你们挣点钱也不容易就不要再花费了,将来你们有了孩子还要花在孩子身上呢!对了你们两什么时候要个孩子啊?

暴病夺去了两条生命,从此,婆母和丈夫天天痛哭流涕,思念着死去的斯德玛和那能传宗接香火的后代。

  零点,晴蹑手蹑脚回来了,她像白天一样习惯地按响门铃。按了几次,也没有开。她意识到丈夫外出,婆婆耳背,还有谁给她开门呢?

妈,张现在工作那么忙我,我。张母知道林也很想要个孩子的可是自己的儿子却说什么也不现在要孩子说什么事业太忙孩子现在要不是时候。看着林有些吞吐的张母也就不再问了。

图片 1

  晴掏出钥匙,插进锁孔,怎么也旋转不动。奇怪,莫非婆婆在里面拧了拴?早应该回家休息,瞧把这老太太闹的,以为城里到处都是小偷呢。

林,那个妈想明天就回乡下去。

02

  晴只好打门,制造更大的响声,惊醒婆婆。

为什么啊妈?林对婆婆提出要回乡下到是有些高兴。张母在的这段时间林挺不习惯去哪都要问朋友打个电话也问都快烦死了。

岁月荏苒,母子俩在极度痛苦和悲哀中,度过了七个月的光阴。

  一擂,门开了。

不是,你看我在乡下习惯了,在这我真的是很不习惯所以我......这城里张母确实呆的不习惯但她也看出来了儿媳对自己的有些不满。

有一天半夜里,母子二人忙碌了一天正在沉沉熟睡,忽从窗外传来低低的呼唤声:“妈!我把你的孙子送回来了,你开开门让我进屋吧!”

  晴吓了一跳。门栓放在打开的位置,门是虚掩的。她警觉地打开灯,发现什么异常情况都没有的时候,忐忑不安的心才落实下来。她没好气地推了推婆婆。婆婆一惊,一骨碌坐了起来,问:你咋回来啦?楼洞里黑灯瞎火,我怕你夜里回来,摸钥匙麻烦,才把门虚掩着。

那好吧!明天我送你去车站。

老人对这呼唤声有了惊觉,但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仔细再听,正是儿媳斯德玛的声音。老人又惊又怕:“你早死了,怎么还回来,你快走吧,我不能让你进屋!”此后,不论儿媳在外边说什么,她也不搭理了。

  晴责备婆婆,以后可不能这样了,城里不比乡下。

第二天林送张母到车站就走了,在回去的途中李正好打电话过来问张母走了没。林回到家门口看见李站在门口等她高兴的走过抱住他进门把包甩在沙发上两人便开始翻云覆雨去了。

“哎……”斯德玛长长叹息一声,走了。婆婆侧耳再听,确认媳妇已经走了,才松口气。

  第二天夜里,晴又在零点左右回来。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免得打搅婆婆,晴悄悄地洗漱一下,就回房间睡下了。朦朦胧胧,晴隐约听到防盗门开动的响声,不好,肯定遭遇了歹人。晴蹑手蹑脚下了床,抄起拖把,抖抖索索打开房门,跑到婆婆房间,喊婆婆协同作战,婆婆不在卧室,室内既无歹人,又不见婆婆。正不知所措时,婆婆从门外转了进来。晴问:妈,你半夜出门干啥?婆婆一笑,道:接你呀,你从哪个岔道回来啦?你不回来,我咋安心。

在长途车上张母等着车子开启,她翻了下包,呀!把乡下的钥匙忘在城里了,给林打电话林也不接张母只好下车自己打了两出租车往儿子的房子行去。到儿子住处是张母按门铃也没人开门就在自己在门口的垃圾桶地下拿出钥匙来把门打开。进去后张母听见儿子房间里传来女人的呻吟声和男人的喘气声,张母想自己的儿子现在应该还没回来啊!就偷偷的走进卫生间里给儿子打电话看看是不是儿子已经回来了。电话通后再听到儿子说还没回来张母就把手机挂掉了她不想让儿子知道这件事她要去问问呢林为什么要这么做。

图片 2

  后来,晴不论啥时回家,都把婆婆叫醒。否则,婆婆睡不好觉。

张母推开儿子的房门看见两个那样她都觉得丢人,林和李听见有人推门进来都吃惊的用被子裹住自己,张母指着林就大骂:你这个不要脸的女儿我儿子不在家你就偷人,你对得起张吗?林虽然对张母撞见自己偷人的事有些害怕但还是理直气壮的说:用你管,你儿子整夜不回家把我一个人扔家里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啊?

03

  久而久之,晴觉得这样半夜三更打搅婆婆,于心不忍。晴想了个办法,说,妈,这个月我在茶楼值班,夜里我不回来,你不用担心我走夜路了。

你,你偷人还敢这样子说,我,我打死你。说着张母看见儿媳房里有一根棒球棒就拿起来往林和李身上打,想想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那是两个中年人的对手?李愤怒的从张母手上抢过棒球棒直接往张母头上挥过去瞬间张母瞪大眼看着李和林头上的血直往下流,张母身体软软的倒在地上: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说完睁大眼睛用恶毒的眼神看着他们断气了。

第二天夜里仍是如此,媳妇苦苦哀求:“妈妈,让我进屋吧!您老的孙子不要了吗?”婆母有点儿心软了。

  半夜,晴还是回家。晴的茶楼雇了个农村来的服务员,那服务员就睡在茶楼。

怎么办?她死了她死了......林过着身体害怕的对李说。

“你别着急,让我再想想。”婆母颤声地说。这时,儿子巴图热不让了:“妈,你可别开门,什么孙子,怕是鬼呀。”一把拽过母亲:“你别理她!”斯德玛看看天要亮了,只好无可奈何地走了。

  躺在床上,晴不安心,赶明儿,要是叫婆婆窥破了秘密,她肯定夜里又睡不好觉。晴抓起闹钟,把响铃拧到六点。

李见张母那眼神就有些害怕一下子把棒球棒扔掉冲着林吼道:喊喊喊喊什么喊你想让别人也都知道我们把人打死了吗?快把衣服穿起来咱们得把尸体藏起来,快啊!林和李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然后用床单把张母的尸体裹起来,擦掉地上的血迹后两人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看着尸体林害怕的问:她怎么办?

第三天夜里,天刚黑,斯德玛又来了,在窗户跟前恳求说:“妈,你就让我进屋吧,可怜可怜你的孙子吧!不然我到哪里去生他、养他呀!他是你的孙子,不是鬼怪。”

  铃声响起,晴爬起来,穿好衣服,悄悄地出门,又把门轻轻带上。然后,晴按响门铃。

让我想想,想想。我们趁天黑把尸体拿到郊外扔掉。

这回,老婆婆可躺不住了,儿子一把没拽住,她“腾”的下炕把门打开了。斯德玛进了屋欢喜地流下了泪,婆母也异常激动,这是一别七个月后的重逢。

  门被婆婆打开。

冬天的夜是那么的冷清风刮在脸上都有点刺骨,林和李在夜里十二点时把张母的尸体放在李的车上两人开着车子往郊区开去,一路上林对着后备箱里的尸体就忍不住发抖,砰车子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一只带血的手扶在车头整个人一下趴在车身哇李和林吓得抱在一起等他们在抬头看时却什么都没有。李拍拍林说:没事,是幻觉,幻觉。车子继续开着林无意间抬头看了下车上的镜子啊有鬼!林看见张母就坐在后面用没有眼黑的眼看着她,林害怕的抱住李,李忙踩住刹车冷汗直流他慢慢的往后看什么都没有,李拍掉林的手抓着林的肩膀大声怒吼:你看看这哪有鬼?是幻觉世上根本就没有鬼,在胡说我就把你扔在这。瞬间林的脸变成了张母的脸头上流着血嘿嘿只笑的看着李,李大叫一声把林推开,以最快的速度打开车门往公路上跑。林见李跑出车子她也害怕的推开车门冲李喊:等等我别把我扔下。林和李的脚被定住了两人抱着自己的脚使劲的想往前跑可是怎样都动不了了。车子开启了林和李看见张母坐在主坐上,头上流着血用恶毒的眼神看着他们对他们笑了笑动了动嘴唇好像是在说:你们的死期到了。

“妈,你就让我待在柜子后面吧。”斯德玛告诉婆婆说,斯德玛回来的第七天头上,生了个大胖小子,她把孩子交到婆母的手上说:“妈,这是你孙子,你养他吧,在一百天之内不能让他见到阳光,以后就没事了,我该走了。”

  婆婆说: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第二天新闻报到说公路上死了一男一女一个姓李一个姓林在车子的后备箱里还发现了一具六十多岁女性的尸体......

“你去哪儿?”婆婆着急的问。“昌蒙城里,‘多日达斯奇贝’(达斡尔语,意为取经、修炼),等孩子长到十七岁的时候,让他去找我。”

  晴说,茶楼临街,大街上车水马龙,噪音大。你昨晚睡得怎么样?

“昌蒙城在哪儿。他怎么能找到你呢?”

  婆婆说,昨夜,总算睡了个囫囵觉。我们农村人没有午睡习惯,前一段时间,我白天都打不起精神。

斯德玛从脖子上解下了自己的白毛巾,在那上面写了字,然后交给婆母说:“让他拿着这条毛巾就能找到我,这孩子取名叫‘巴克美吧’。”说完,向婆母、丈夫道别后便动身走了。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小小说精选: 婆媳(小小说)

上一篇: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欧阳修集: 欧阳修文集 卷一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Facebook效应: 第2章 锋芒微露
    Facebook效应: 第2章 锋芒微露
    创立者、主宰者、指挥官与全州公敌。 看看你周围的那个世界,只需要在正常的位置轻轻一推,它就能够被倾斜。 随着2004年春季学期的到来,facebook的工
  • 民歌名曲: 浙江乐清山歌《对鸟》
    民歌名曲: 浙江乐清山歌《对鸟》
    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   《对鸟》是一首浙江乐清山歌。“对鸟”就是关于“鸟”的问答歌,从文学题材和形式而言,它与“对花”属于同类。“对花”
  • 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第一部 在斯万家那边 第一卷
    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第一部 在斯万家那边 第一卷
    根据贝戈特的著作,我想象他是位病弱失意的老人,丧子之痛始终未平。因此我读他的散文,心中默默唱诵,也许唱得比文字本身更柔更慢,最简单的用语
  • 第七一章 Smart与魔鬼 丹·Brown
    第七一章 Smart与魔鬼 丹·Brown
    好长一会儿,他们谁都不出一口气。 维多利亚跪下来,费劲地朝地道里看。“我们去检查一下门,看看是不是开着的。”“等等,我先进去。”兰登从她身
  • 隋书: 卷十九·志第十四·天文上
    隋书: 卷十九·志第十四·天文上
    自古论天者多矣,而群氏纠纷,至相非毁。窃览同异,稽之典经,仰观辰极,傍瞩四维,睹日月之升降,察五星之见伏,校之以仪象,覆之以晷漏,则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