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中国学者:名古屋市长理应感到羞愧 早该来南京
分类:武器

  日本名古屋市民集会

  中新网南京2月21日电(申冉)2月21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在该馆官方网站公开发函,强烈抗议日本爱知县名古屋市长河村隆之身为公职人员一再于公开场合矢口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历史事实,称河村隆之的行为“极其荒谬,简直不可理喻!”

名古屋市长早该来南京下跪

  抗议市长否认南京大屠杀

  公开抗议信全文如下:

朱成山

  据中国网络电视台3月31日,日本名古屋市民在名古屋市教育馆举行紧急验证集会,抗议该市市长河村隆之在“南京大屠杀”问题上出言不逊。此次集会由市民团体自发组织。

  日本国爱知县名古屋市长河村隆之先生:

河村隆之以自己的历史无知和偏见,对受害国民众感情造成伤害,并且妨碍公众尤其是青少年建立正确的历史认知,这种危险的行为理当受到严正谴责

  纪录片真实反映

  本人谨代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援助协会、南京社会科学院国际和平研究所,对你不惜以公职身份,一而再、再而三地公然矢口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历史事实,表示强烈地抗议!

正当日本APA酒店事件持续发酵,不断地刺伤中韩两国受害者感情之时,名古屋市长河村隆之急不可耐地跳了出来,再次口出狂言“所谓的南京事件应该并未发生过”,并扬言“如果日方真的屠杀了30万市民,那必须跪地道歉”。

  南京大屠杀历史

  据媒体报道,你作为日本名古屋市长,以自己的父亲战时体验的传言为依据,多次否认南京大屠杀历史,我认为这是极其荒谬的。众所周知,侵华日军对中国人民犯下过种种不可饶恕的罪行,特别是南京大屠杀罪孽深重。作为侵略加害者的后代,理应就父辈当年曾经参与侵略战争,战后南京人民对其宽大处理感恩于心,代表父辈对加害地的民众作真诚地道歉。可你却反其道而行之,简直不可理喻!

人们不会忘记,2012年2月20日,这位“大嘴巴”市长公然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存在,并且事后又拒绝道歉和收回其言论,激起了中国人民特别是南京民众的强烈抗议。笔者时任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曾经多次著文批驳过这位右翼政客。南京市为此断绝了与名古屋市的友好城市关系。作为一市之长,他理应感到羞愧,应该主动到南京去下跪,以换取两市友好关系的恢复。遗憾的是,5年时间过去了,他不仅没有勇气去南京道歉,而且还变本加厉,说明了他的历史观确实出了毛病。

  集会开头首先放映了两部真实反映南京大屠杀历史的纪录片。分别为日本每日放送电视台1992年制作的《胶片作证南京大屠杀半个世纪后》,和日本电视台2008年制作的《士兵们纪录的南京大屠杀》。前者记录了每日放送的记者寻访追踪当年在南京的两位外国人乔治-费奇和约翰-马吉摄下日军屠杀罪证并悄悄带出国外的胶片下落的过程;后者则记述了一位叫小野贤二的研究者工作之余花费大量时间搜集当年进攻南京部队的士兵日记,并通过阅读日记加上实地检证揭开大屠杀真相的故事。

  多年来,南京市曾经在世界各地,包括日本在内征集和保存着大量南京大屠杀历史的人证、物证和历史档案(含文字、音像)资料,清楚地说明南京大屠杀历史事实的客观存在。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同盟国南京审判军事法庭对甲级、乙级和丙级战犯审判过程中,均涉及到南京大屠杀的调查和认定,都曾经对南京大屠杀有过历史的定论和法的定性。虽然时隔多年,但至今不容许否认和抹杀。我坚信,即使再过若干年,南京大屠杀历史事实还是会被传承下去,载入史册的。

河村隆之的错误历史观源自其父亲根据个人经历所做的主观臆断。其父河村鈊男于1945年日本战败时成为战俘,从镇江来到长江边上的南京栖霞山,等候坐船回日本时,曾经在南京待了一周时间,受到过南京市民的善待,还向南京人学会了下面条,他以此反推论出“南京大屠杀没有发生过”。其实,他的父亲并不是1937年南京大屠杀的现场亲历者。战后,南京人善待包括河村父亲在内的日本投降士兵,正是依据了国际法善待俘虏的规定。中国人民一直把罪大恶极的日本战犯和军国主义分子,与侵华战争的一般参与者区别对待,前者必须进行审判定罪,后者则宽大处理,并且以人道主义态度善待。日本老兵东史郎就曾说过“中国把‘以德报怨’作为美德,而日本却把复仇作为美德”。河村作为加害者后代,理应对参与侵略战争的父辈在战后获得宽大处理感恩于心,代表父辈向加害地民众真诚道歉,可他却以此为由否定和篡改历史。

  国际条约记载了

  中日两国关于南京大屠杀历史的研究,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了。日本历史学家洞富雄、藤原彰、吉田裕等诸多日本学者多次来南京,进行实地调查研究,与中方学者进行学术交流和研讨,多次召开过有数十名日本教授学者参加的南京大屠杀史国际学术研讨会,特别是近年来开始的中日双方历史问题研究中,南京大屠杀历史是其中的课题之一,市长先生怎么会无视这些实际,惘言至今没有开展研讨呢?我想强调的是,无论学术讨论、还是合作研究都有一个必要的前提和基础,那就是要充分尊重历史事实,理性地而不是凭着个人主观臆断和情感好恶,肆意地加以歪曲、否认和抹杀。

河村隆之未对南京大屠杀历史做全面准确的考察便妄下结论,态度是不负责任的,认识是极端错误的。事实上,南京大屠杀有大量的人证。例如,李秀英、夏淑琴等数千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证言;东史郎、松村芳治等参与大屠杀的原日军官兵日记、回忆录;德国人拉贝、美国人马吉等中外人士当年的见证资料,分别从受害者、加害者、第三方的角度证明了南京大屠杀。南京大屠杀惨案还有大量的物证。例如,1984年、1998年和2007年在南京市江东门先后三次发掘出大量的南京大屠杀遇难者遗骨,在发掘现场还发现了日军子弹、日本酒瓶等证物。此外,还有美国牧师约翰·马吉现场拍摄南京大屠杀惨状的摄像机和原始胶片,中国国民政府对南京大屠杀案的调查和审判过程中,留下了大量的历史档案,这些都是南京大屠杀的铁证。值得指出的是,河村隆之以自己的历史无知和偏见,对受害国民众感情造成伤害,并且妨碍公众尤其是青少年建立正确的历史认知,这种危险的行为理当受到严正谴责。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发布于武器,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学者:名古屋市长理应感到羞愧 早该来南京

上一篇:美国与中东9国举行空军联合演习向伊朗施压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